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报刊出版
朝日新闻转型及对中国报纸的启示
2020年12月02日 10:02 来源:《新闻与写作》2019年第12期 作者:王君超 章蓉 字号
2020年12月02日 10:02
来源:《新闻与写作》2019年第12期 作者:王君超 章蓉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日本报纸近年来面临销量下滑、“不读层”增加的危机,转型成为日本报业的一个关键词。本文作者通过深度访谈与参与观察,对日本第二大报《朝日新闻》面临的危机及数字化转型的措施进行了分析,着重阐述了其深耕内容、发展深度报道和建设媒体实验室的做法,并据此总结出其对中国报业转型的借鉴。包括遵循报业发展规律主动转型、坚持内容为王、跟踪前沿技术、媒介融合注重实效等。

  关 键 词:日本报业/朝日新闻/媒体融合/深度报道/媒体实验室/转型

  作者简介:王君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长聘教授,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与新闻教育改革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章蓉,日本朝日新闻记者,东京大学博士、客座研究员。

  基金项目:本文受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新新媒介”环境下的报纸发展趋势及转型研究》资助,项目批准号:14AXW003。

 

  由于“报纸消亡论”的论断与“媒介融合”的概念都起源于美国,国内对报纸转型和媒介融合的研究基本上都以美国、英国为标本,忽略了对邻国日本报业的研究,使这方面的学术资源和研究成果呈现出严重的不平衡状态。

  在日本,发行量排名第二、社会影响第一的朝日新闻,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报。截至2018年3月的统计数据,该报日发行量800万份,包括朝刊发行610.7万份,夕刊发行189.3万份。①近年来,该报与其他报纸一样,同样出现广告下滑、“不读层”增加等现象,面临生存危机。日本著名报人歌川令三继菲利普·迈耶在美国提出“报纸消亡论”之后,也在《报纸消失的日子》(新闻がなくなる日)一书中指出:“日本式报业发行体系将出现崩溃,日本报纸消失的日子是2030年。

  一、朝日新闻面临的危机

  日本报业在21世纪面临危机,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近年来,《朝日新闻》遭遇的危机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一是2014年该报接连出现“吉田调书”和“吉田证言”两个“误报”事件,受到右翼势力攻击,社会上出现了抵制朝日新闻的“不买运动”。朝日新闻积极应对困难,并勇于尝试新的制度。2015年采取了PE(Public Editor即公共编辑)制度,引进公共编辑这样的“读者代表”来保证该报信守公平无私的立场并代表读者利益。该报的公信力明显回升,也拉升了读者对日本报业的信任度。目前在日本所有媒体中,民众对报纸的信赖度和公共电视台NHK基本持平,将近70%,高于商业电视台和网络新闻。②

  二是像世界上的其他报纸一样,面临发行量和广告收入双双下滑的现象。朝日新闻执行总编辑西村阳一先生透露:朝日新闻朝刊的发行量从几年前的800多万减少到现在的600多万,因为年轻人不读报了!对于“报纸消亡”的预测,他认为,“报纸30年后会存在,但是发行量会减少。电子新闻肯定会增加读者,而且朝日新闻的电子媒体肯定越来越多。”③

  在危机面前,朝日新闻不得不压缩了报纸的版数。产经新闻的夕刊在东京已经停止发行,朝日新闻目前也面临着是否停出夕刊的抉择。西村阳一举英国卫报的例子说,该报只有12.5万纸媒读者,全部收入有一半以上来自电子版,纸媒越来越减少,电子媒体越来越增加是报业转型的一个趋势,朝日新闻则希望纸媒电子版长期共存。④

  二、朝日新闻的融媒体转型

  朝日新闻的数字化转型,既与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美国报纸的转型模式不同,也有别于中国政府主导的“顶层设计”模式⑤。其转型的特色在于,一方面不放弃传统媒体的品牌优势,做足纸媒的文章;另一方面发挥技术优势,突出创新与个性化服务的特色。

  1.深耕优质内容,推动深度融合报道的数字化转型

  朝日新闻前任社长木村伊量认为“未来的社会无论怎样变,总是需要信息服务的,内容为王是不会变的”。⑥

  朝日新闻不满足于日本媒体依赖记者俱乐部获得新闻的“发布式报道”,在数字化时代锐意开拓深度报道。该报秉持“真实、公正、敏速报道”的原则,在1995年1月阪神·淡路大震灾、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2018年西日本豪雨灾害都有独家、深度的报道。

  2017、2018年,该报对日本森友学园低价购地丑闻的系列报道,体现了朝日“正义人道”的办报宗旨。位于大阪的学校法人森友学园筹建一所神道小学,以市场价约十分之一的价格购得国有土地,而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妻子安倍昭惠担任该小学的名誉校长。朝日新闻经过查证后予以报道,出售该土地的日本财务省不得不向国会进行解释。根据朝日新闻的后续调查的报道,财务省对国有土地交易文件进行了篡改,并删除了有关政府给予森友学园特殊照顾的字句。

  该系列报道迫使财务省的原国税厅长官引咎辞职,麻生太郎财务大臣承认了文件篡改这一事实,并作出谢罪声明。该深度报道荣获2018年日本新闻协会的报道部门“新闻协会大奖”。

  朝日新闻出版的宣传册写道:新闻报道(Journalism)里没有捷径可寻。记者们日夜奋斗,在采访中不断挖掘那些不为人所知的证词和文件。正是通过朴实而又绵密的采访积累,才能很好地追问政治或者行政手续是否透明公正。每天,朝日新闻都在不断努力着⑦。朝日新闻在深度报道方面的努力在业界受到高度评价。奥山俊宏编辑委员对1970年代导致时任首相中角荣下台的“洛克希德案”的后续报道获2018年日本记者俱乐部奖;Globe特刊的记者村山祐介则通过制作关于美墨边境中南美移民的纪录片获得了ATP奖中的纪录片部门奖励奖。

  在数字化转型和跨媒体叙事的情况下,如何作好深度报道?西村阳一的观点是:网络化的融媒体背景更有利于深度报道的发展。“在‘纸媒互联网化’之后,很多人认为,网络新闻不注重新闻采访。但在日本是相反的,电子版往往能发布深度的长篇报道,而且电子媒体更重视现场采访。”他认为,自媒体的“碎片化”并不影响网络新闻的深刻性。对于重要内容,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新闻都会写,这是朝日新闻的底线。但是现在的读者更需要一个适合他们阅读的切入点,首先就要吸引他们来阅读,并在此基础上促使他们的思考。

  和朝日新闻电子版相比,朝日新闻旗下的withnews新闻网站在吸引读者方面更为得心应手,记者们明确知道稿件主要是给年轻人看的,往往会用轻松诙谐的语气、详细具体的事例来报道以上内容,有时候还会用上自己亲身的经历。文风不仅和报纸不同,和朝日新闻数字版也不一样。富有个性的对话式报道,以及在文中嵌入社交媒体的链接图片,或者在文末放上报社拍摄的动画等灵活多样的内容被时常采用。网站上时不时也会出现漫画形式的稿件,这也是爱好动漫的日本所独有的新闻稿形式。此外通过回答读者的“疑惑”来达到和读者的互动也是一大特色,是一家实践interactive journalism(互动新闻)的新闻网站。

  除了新闻网站的开拓,近年来朝日新闻开始用融合报道的形式讲故事。从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朝日新闻共获得21个奖,其中三个国际奖中有两个报道出自电子媒体。2018年11月,世界报业和新闻出版协会(WAN-IFRA)将“2018年亚洲·数字媒体奖”分别授予朝日新闻数字版的特辑《长崎笔记那一天,人们的足迹》(日文为:ナガサキノートあの日、人々の足取り)(以下简称“长崎笔记”)和《GRIM》。对日本媒体来说,获得银奖为史上最高成就。

  《GRIM》将360度视频、照片及报道等组合起来,向大众传达平昌残奥会单板滑雪金牌得主成田绿梦(Narita Gurimu)选手的成长脚步以及他坚强奋斗的故事。⑧

  2.建设媒体实验室,助力融媒体报道

  朝日新闻于2013年成立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广为外界关注。现有的团队40人中包括记者、销售和工程师,各占1/3。在新加坡和美国硅谷都设有办公室,在东京则有筑地市场和涩谷两个分室。实验室执行主任堀江隆、副主任渡边知二(Tomoji Watanabe)先生将其定位于“创新的源头”,“面向未来媒体科技的研究与发展”助力报纸转型媒介融合、“终结传统媒体的惯性(Inertia)”的宗旨与朝日新闻的转型密切相关。

  之所以说“面向未来”,因为该实验室不仅开发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AI(自然语言处理程式),研究基于机器的深度学习,而且已将这些付诸实践。AI记者“Otorii”在棒球赛场上迅速写稿,媒体实验室研制出基于AI技术的机器人Chatbot则是个“厉害的编辑”。只要输入新闻文稿,通过AI可以在5秒钟内瞬间自动生成多条文章标题。由于朝日新闻积累了大量的深度学习样本,故而标题的精确度很高。渡边先生认为,以后编辑行业会消失。

  媒介实验室还进行“假新闻的挑战”(Fake News Challenge)项目的研究。这一软件通过比对相关信息来辨别假新闻,速度与准确度都较高。该实验室的Tagucci在世界第16届“假新闻挑战”(Fake News Challenge)中获得第16名。

  3.为年轻受众“烹制”“法式炖汤”,吸引潜在读者

  “在朝日新闻的自身定位中,“受众”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它的影响力也是与受众紧紧联系在一起的。”⑨为了吸引新的读者,朝日新闻采取两个办法,一个是做电子媒体,第二个是以新的报道呈现方式吸引更多的读者。

  除了和赫芬顿邮报合作成立“赫芬顿邮报日本版”(Huffpost),成立朝日新闻的电子版朝日新闻数字版外,朝日新闻还整合了一系列个性化的专业性网站Pot-au-feu,为受众提供新闻与服务。它们被称为朝日新闻社的“新生代”垂直媒体(vertical media)。“Pot-au-feu”是个法语词,原意是各种美味食材炖在一起的“法式炖汤”。朝日的Potaufeu借用了这个含义,各个网站内容丰富,专注各个不同领域,满足分众的需求。网站“telling,”主要关注千禧一代的女性;“sippo”关注宠物;“Danro”则面向单身贵族、主打饮食娱乐。此外,还有刊载世界范围内热门话题的朝日新闻周末特别版“朝日新闻GLOBE”的网络版“Globe+”,分享好书的“好书好日”等等。

  随着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使用范围不断扩大,读者对于新闻的选择、接触以及阅读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为了满足读者的需求,以往设定的稿件截止期限主要是为了配合纸媒印刷而制定,现在则要考虑到网络上最为大家关心的话题、网络上新闻阅读的高峰时间段等,稿件期限也会随着网络新闻的阅读高峰作出调整。

  为此,朝日新闻独立开发一个叫做“Hotaru”的系统,编辑可以根据实时数据反馈来调整朝日新闻数字版的版面,更换新闻标题,以达到内容传递效果的最大化。该系统“连接读者和报社,对记者的意识改革起到开创性作用”的功能得到高度评价,获得了2018年度日本新闻协会技术部门的大奖⑩。

  此外朝日新闻也非常注重培养年轻的潜在读者。朝日作为传统媒体的一个“传统优势”,在于它是一份对高考很有用的报纸,这也成为朝日新闻加强与维系年轻读者的一个突破口。这种大学入学考试命题采用朝日新闻内容的倾向,推动了很多家庭为了孩子将来的应考而订阅朝日新闻,时间一长,就会使这些孩子也养成阅读朝日新闻的习惯,一旦形成的阅读习惯就很难改掉,而当这些孩子考上大学,毕业工作,为人父母后,又会让其子女也阅读朝日新闻,形成了一代传一代的良性循环的阅读结构。这种阅读结构的特殊性,客观上推动了朝日新闻读者的知识阶层和稳定性。对于报纸来说,这些人是固定读者群,忠诚度很高,有利于报纸经营的稳定。(11)朝日新闻旗下还有朝日小学生新闻专刊。在当下的转型期,西村阳一先生一再强调会继续发扬这一传统优势。

  另外,朝日也积极实行“NIE”(Newspaper in Education),即发源于美国的“报纸参与教育”。朝日新闻提供“报社走进课堂”服务,朝日新闻的工作人员访问学校,提供“如何读报纸”“记者的工作”“媒介素养”等一系列的专题课程。对于在课堂上积极采用报纸作为授课材料的教师,则免费发放“报纸授课指南”的册子。另外,朝日制作的思考和平教育特辑“了解原子弹爆炸”“了解冲绳战争”等辅助教材,也受到了好评。

  4.实现纸媒向综合事业的转型,为跨媒体融合叙事提供技术支持

  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新闻率先提出了“综合情报机关”的概念,标志着日本报纸经营形态的综合转型。《朝日新闻》前任总编中马清福认为,“报纸只有从和网络的合作中才能找到未来的发展之路”。(12)在报网联手的具体做法上,他提出了开发一个跨媒体的联合体的想法,指出“综合信息社”这个概念比“报社”更为贴切,并推动报纸的数字化发展。(13)

  朝日新闻数字版和withnews就是朝日新闻社数字化的产物。比如,对“日本滑冰皇后浅田真央”的报道,数字版就对其进行了包括数据、照片、flash动画、访谈在内的完整报道;withnews主要以用户为导向进行选题,力争所有的内容生产都能贴近年轻人的生活。

  此外,朝日新闻社作为传媒集团,不仅出版报纸,也经营出版业、涉足电视等。朝日新闻作为最大股东参与创建日本第四大商业电视网——全国朝日放送网,另外,还参与设立三家数字卫星电视台的创建与经营。朝日电视台全称“日本朝日放送”,其新闻站(News Station)栏目一直雄踞日本电视新闻节目收视率榜首。朝日新闻社还与日本著名大企业合资创办使用通信卫星传输的卫星数字电视频道,卫星频道、分新闻频道卫星数字节目制作和播放已交提供观众参与型的双向服务等。(14)与此同时,朝日新闻加大新闻网站的建设力度,不断开发新型的垂直媒体(vertical media),设立诸如媒体实验室这样的项目孵化机构,不断扩大VR、AR、AI的技术发展。

  朝日新闻社社长渡边雅隆先生表示,在过去的140年历史中,朝日紧随时代的潮流,创新了各种新的事业。伴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朝日新闻立足报纸产业,大力发展电子媒体,目标是力争成为站在潮流前端的“综合媒体企业”。

  5.走复合化发行路线,精简、稳固发行堡垒

  “户别配送制度”使得数千万计的报纸高效有序地进入日本的千家万户,而支撑该制度的则正是“新闻贩卖店”。这些贩卖店扎根于各个地区,店主也大多代代相传,故而和报纸的订户保持较为良好、稳定的关系,对报社来说非常重要。

  新闻贩卖店分为“专卖店”和“复合店”(兼营店)两种。前者只销售一种报纸,后者则同时销售多种报纸。日本第一大报读卖新闻非常拘泥于“专卖店”,虽然销售多种报纸对于贩卖店的经营有好处,但是对于读卖新闻扩大销售不利,故而不允许旗下的贩卖店成为“复合店”。(15)朝日新闻则非常鲜明地推进“复合化路线”。为了能够削减贩卖经费,朝日的专卖店积极主动地欢迎别的报纸前来销售,另外朝日也主动将朝日新闻放到别家报纸的专卖店请求代售。

  日本报纸的“专卖店”最近呈现出以下新倾向:读卖新闻的“专卖店”和以朝日新闻为中心、同时兼营每日、日经、产经、东京新闻的“复合店”的两极分化现象。畑尾一知认为:“由于读卖通过经营手段获得了大量的读者,但是读者群并不牢固。对于这一点读卖自己最为清楚。从读卖的角度,看到朝日新闻的核心群体对朝日的忠诚度非常高,怎样‘威逼利诱’都难以攻陷使其改变阵营,这一点来说,读卖对朝日还是颇为羡慕的”(16)。

  三、朝日新闻转型对中国报业的启示

  1.遵循报业发展规律,主动转型

  日本的媒体除了NHK等寥寥几家媒体,绝大多数都与英美的媒体一样属于私营性质,因此,日本的报业转型或新旧媒体融合与我国来自国家的“顶层设计”不同,主要是源于媒体内部的自发行为。

  朝日新闻从日本报业发展的规律,如阅读的“年龄层效应”、发行体制的固化等认识到转型的重要性,对内大力发展数字媒体,并做好与报纸的互动;对外大力推进与赫芬顿邮报合作,积极借鉴其作为“网络原生报”的经验。

  朝日新闻的高层很早就意识到了报业转型的重要性。但是日本社会重视报纸发行,轻视网络新闻的风气,在很长一段时间阻碍了朝日新闻网络部门的发展。随着2011年收费的朝日新闻数字版(朝日新闻Digital)上线,转型逐渐走上正轨。目前其付费读者达到30万,免费读者达到350万。

  2014年7年,朝日新闻社的几位年轻记者,对如何将报社的新闻用更加轻松、具体的方式传递给年轻人发生了兴趣,最后他们选中了“with”这个主题,创办了名为“withnews”的网站。其理念为和读者互动,回答读者日常生活中所积累的“点滴疑惑”,在互动中一起创造新闻。面向读者并不收取费用,主要通过广告费和向其他平台征收“配信费”的方式获取收益。以较少的发稿量,达到了月平均阅读量(Page View)超过5000万的成绩。目前withnews已成为朝日新闻在新媒体领域转型成功案例的标兵。

  “媒体实验室”也是朝日新闻转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里,有超过40多名员工,而且允许失败,也鼓励报社工作人员勇于开发新点子,大胆创新。实验室每年通过“Startup!”征集约100件创意,从中选拔3-4件进行产业化。被选出的项目执行者,直接进入媒体实验室工作,并配置相关的资源,进行项目转化。该实验室致力开发新兴事业,做风险投资,并且研究AI技术等,现在已经成为连接朝日新闻社内和社外的重要枢纽。其在报社实力尚存时,勇于探索转型方向的做法值得我们国内报纸借鉴。

  2.坚持“内容为王”的理念,做好融合报道

  朝日新闻前社长木村伊量强调信息的重要性,认为“内容为王”不会改变。故而朝日新闻社主要以内容产业为中心,以内容的多元化利用来进行综合化的信息经营。这一经营方针体现在具体的投资方向上,即表现为新闻、电视和网站三方面的资本注入。以朝日这一品牌带动综合化的信息产业经营是朝日新闻社经营思想的核心部分。(17)

  朝日新闻的记者和在编辑部的工作人员数超过2000人,大量的记者奋战在新闻的第一线,对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进行报道。特别是朝日一直非常重视的新闻精神,在事关首相安倍晋三的“森友学园”问题上,朝日发挥了采访扎实,稳扎稳打,追踪报道等方式,最终确认了“日本财务省的公文书篡改”问题。这一系列的报道获得了2018年新闻协会报道部门的大奖,不仅为朝日新闻赢得了荣誉也赢得了读者的信赖。这一点对于我国媒体如何做好舆论监督也具有较大的借鉴意义。

  除此之外,处于转型中的朝日新闻也非常注重融合报道,介绍平昌奥运会/残奥会金牌得主的融合报道GRIM系用多样的形式展现了纸质媒体所难呈现的效果。对记者来说融合报道将是更加接近日常工作的工作形式。不仅是采访、撰写文字稿以及摄影,今后摄像、视频编辑、CG制作等也将成为报社记者的必要工作技能。

  3.跟踪前沿技术,立足报纸的高科技转型

  在朝日新闻社,虽然并非每个记者都能完全掌握最新的技术;但是作为一家媒体,它保证了时刻关注前沿技术。媒介实验室并不拘束于“报社”这样一个既有概念,是开发新商品和新商机的“实验室”,不惧失败,勇于挑战(18)。从媒介融合的角度来看,它可以看作李奇·高登“五个层次的融合”框架中“策略融合”的综合体。在实验室负责人渡边副主任看来,媒介实验室具有三大功能:新的业务模式和项目发展;在日本及美国进行风险投资、提供加速器服务;面向未来媒体科技的研究与发展。

  除了新业务模式的发展和风投事业,朝日也非常注重新的媒体科技的研究和发展。VR、AR、AI等最新的科技的研究应用都取得了较大成果。2017年6月朝日新闻正式公布了VR新闻APP——朝日新闻“NewsVR”。其主打理念是“从‘看’新闻到‘体验’新闻”,助力读者亲临新闻报道现场。“朝日Connect”APP则是AR新闻的代表,阅读报纸时对准某条新闻,关于该新闻的相关信息就会跃然“纸上”。另外,边走边听报纸的APP“arukiki”,瞬间可以为稿件取标题的Chatbot系统等都是AI的功劳。“arukiki”由AI阅读新闻稿件并转换为较为自然的声音,Chatbot则为新稿件自动生成大量标题,节约记者和编辑的时间精力。

  这些都是传统纸媒所难以企及的内容。在新的时代下,媒体实验室助力朝日新闻转型向“综合性媒体”企业发展。而这些也都可以成为我国报业借鉴的方向。从“策略融合”的角度,策划新的业务模式、进行风险投资并提供加速器服务、而且对未来媒体科技进行研究和实践,其中的许多做法值得我们去学习和探究。

  4.报纸转型稳扎稳打,注重实效

  不可讳言,与国内一些主流媒体大刀阔斧地进行转型与融合相比,朝日新闻的转型过程缓慢,媒介融合推进的力度还不够大。普通记者和编辑对“媒介融合”这个概念相对陌生,对融合报道的实际运作情况了解较少,也没有像国内那样的“中央厨房”平台。此外,日本五家全国性报纸之间缺少互动,没有来自政府力量的推动。各大媒体尚处于各自为营、单打独斗的状态。

  总体来说,朝日新闻的数字化转型比较稳健。朝日新闻数字版通过提供优质的内容来努力获得付费用户。其他朝日旗下的各家网站,从创立之始就面临优胜劣汰的现实环境,因此一开始就有比较明确的商业定位。它们学习引进最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将媒体融合渗透到了新闻网站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朝日新闻在发展数字化转型和实践媒体融合之时,非常注意利用本身的品牌影响力,同时也注重效益回报,创新意识、市场意识、服务意识等都比较强。

  如今,中国各地的传统媒体也都具有转型的迫切需求,但是对于具体的方向则并不明晰。很多媒体的新媒体改造主要依赖来自政府的项目补贴,而且这些媒体的改造方式,并不是通过自己的技术部门而是通过商业软件进行技术升级,在各种社交媒体进行“占位式注册”,但对内容的投入力度并不大,因此导致从形式到内容的同质化。(19)诸如此类的表面的转型,造成的后果就是“形式新媒体化”和“技术新媒体化”——形式上的转型虽可迅速完成,但“新媒体化”核心部分的业务、理念、经营、创新等方面却停滞不前。“新媒体化”徒有其表,并不能成为传统媒体转型为融合媒体的有力支撑。

  借鉴朝日新闻转型的经验,媒体转型不能仅仅等待政府拨款,或跟风随大流,而是需要调动其每个人的“转型细胞”,在媒体内部形成一种“融合思维”和“转型文化”。在引进新媒体技术之后,则需要研究如何长期有效地运用新技术,实现“业务新媒体化”和“经营新媒体化”。在朝日新闻的媒体实验室从事AI、AR、VR项目开发的都是该领域的专家,他们一方面进一步学习领域内的最新技术知识,另一方面将技术运用到新闻实践中。诸如听新闻的“arukiki”,VR新闻的“NewsVR”以及AR“朝日Connect”等都是朝日新闻的自创App,具有独立的知识产权。它们较好地实现了与报纸的互动。

  目前朝日新闻数字版以及withnews等除了自有网站,也会和门户网站Yahoo!Japan,和类似今日头条的APP如LINE、Smartnews、Livedoor News等合作,借助他们的平台将新闻传递给更多的读者,并将流量导入己方网站。另外,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也是新闻推送的重要手段。这些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的“融合”方式,对于扩大传统媒体的影响力起到一定的作用,而且媒体也可以根据阅读量的多寡从这些平台获取相应的“新闻配信费”。这些措施都可以成为国内报纸转型的借鉴。

  ①《朝日新闻全社案内2019》(日文版)第19页。

  ②日本新闻调查会2018年调查,https://www.chosakai.gr.jp/wp/wp-content/uploads/2018/11/20181200_684.pdf#page=18③④西村阳一访谈录。访谈人:王君超。时间:2019年6月19日,地点:日本东京朝日新闻社总部。

  ⑤与广播电视产业不同的是,日本的报业不存在相应的政府主管部门。对报业的统筹管理完全是业界自身以自主、自律的方式来进行。

  ⑥崔保国:《报业数字化及媒体使命——中日学人、报人关于报业未来的思考与对话》,《中国记者》2014年第3期,第115页。

  ⑦《朝日新闻案内》2019日文版,P9。

  ⑧作品在线链接:http://www.asahi.com/paralympics/2018/speciel/grim-narita/。

  ⑨(11)崔保国:《走进日本大报》,第59页,南方日报出版社,2007。

  ⑩《朝日新闻案内》2019日文版,P3

  (12)(13)中马清福:《报业的活路》,第86-87页,崔保国、艾勤径、高扬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14)崔保国:《走进日本大报》,第80-83页,南方日报出版社,2007。

  (15)[日]畑尾一知:《新闻社崩溃》,第148页,新潮社,2018。

  (16)[日]畑尾一知:《新闻社崩溃》,第149页,新潮社,2018。

  (17)龙一春:《日本传媒体制创新》,第50-53页,南方日报出版社,2006年版。

  (18)[日]朝日新闻关于媒体实验室的介绍http://www.asahi.com/shimbun/medialab/about.html

  (19)王亚明、于春、张炳顺:《日韩媒体融合发展现状考察》,《国际传播》2016年第1期,第96页。

 

作者简介

姓名:王君超 章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