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推荐
正确研判舆情是协商民主成功的基础
2014年12月09日 16:41 来源:《当代传播》(乌鲁木齐)2014年4期第31~33页 作者:童兵 傅海 字号

内容摘要:协商民主是我国的一项重要政治制度。正确研判舆情贯穿于协商民主的全过程:选择确立协商议题、具体协商活动、达成协商民主结果。正确研判舆情需要重视以下几条路径:更加重视人际传播;妥善处理几对舆情矛盾;留意网络依赖造成的民意理性缺失现象;谨慎观察媒体的舆情呈现,防止被媒体“舆情”误导和绑架。

关键词:舆情;研判;协商民主;基础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童兵,复旦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傅海,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博士后流动站在站研究人员。

  【内容提要】协商民主是我国的一项重要政治制度。正确研判舆情贯穿于协商民主的全过程:选择确立协商议题、具体协商活动、达成协商民主结果。正确研判舆情需要重视以下几条路径:更加重视人际传播;妥善处理几对舆情矛盾;留意网络依赖造成的民意理性缺失现象;谨慎观察媒体的舆情呈现,防止被媒体“舆情”误导和绑架。

  【关 键 词】舆情;研判;协商民主;基础

  [中图分类号]G2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322(2014)04—0031—3

  一、正确研判舆情是协商民主成功的基础

  (一)舆情研判

  舆情的内涵主要涉及主体、客体、中介性事项与本体四个因素,舆情的外延是其关涉的领域。从社会实践和社会行动视角看,舆情主体是社会民众或群众:舆情客体是与民众自身利益相关或民众关心的各种公共事务;中介性事项是激发民众产生舆情的各种公共事件;舆情本体是舆情内容本身,是民众情绪、态度的客观状态,是积极面与消极面的集合,包括民众的情绪、意愿、态度与意见,既有民众的公开表达,也含未显露的部分。

  研判,可以理解为研究和判别、判定、判断、评判等词语的合成。我们这样理解“舆情研判”:对舆情主体、客体、中介性事项、本体及其涉及领域所做的客观真实信息收集和处理,并达致一定明确结论的工作。

  (二)协商民主

  中国和外国的学者对协商民主的论述都强调了平等协调、商量、公共利益、团体心理、偏好认知等要素,这些要素使得协商民主可以形成对以往具备各种弱点的民主形式的有效补充。但是,协商民主本身也不尽善尽美,需要在社会实践中与其他民主形式有机配合,共同推动社会生活中公共事项的科学决策、管理、执行等等。

  陈家刚是我国较早较系统探讨协商民主的研究者,他对协商民主的界定强调了政治自由、平等、共识、偏好修正、立法和决策等元素。[1]James S. Fishkin重视协商民主的包容性、公共利益、充分协商、非独裁、集体政治意志等元素。“集体的深思熟虑性与较好的包容性确实可以兼容。协商允许民众考虑公共利益,变得更见多识广,发掘其能力解决公共问题,使信息充分地投入协商,根据利益而不是团体心理来作出决策,达成一个非独裁的集体政治意志。”[2]

  澳大利亚学者何包钢专门关注和研究了中国的协商民主,研究结果包含了具体的统计数字、协商的具体表现形式等。“20世纪80年代,特别是90年代以来,随着乡村选举制度的推行以及诸如村民代表委员会等协商制度的建立,中国734737个乡村的政治结构及约320万村官的政治行为发生了较大变化。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城市直接选举的推行及协商制度的建立也对中国现有的近七万个城市社区产生了影响。协商制度在中国表现为民情恳谈会、民主恳谈会、民主理财会、民情直通车、便民服务窗、居民论坛、乡村论坛和民主听(议)证会。”[3]

  (三)协商民主的全过程需要正确研判舆情

  1、选择确立协商议题需要正确研判舆情。面临多种多样的社会生活现实,科学选择和确立合理的协商议题是协商民主重要的前期工作。关涉一定主题的舆情反映的是人民群众对一定事件的态度和看法,舆情表达的背后是相关主体的利益诉求、偏好表现、情感取向等等。对一定范围内关涉一定主题的舆情信息进行准确收集和客观分析,有助于认清舆情表象所反映的真实信息,进而对是否确立协商议题和具体确立怎样的议题作出科学计划安排。

  比如有关在上海生活的台胞医疗保障事项,70万在沪台胞因为台湾医保和上海医保不能较好衔接,造成“小病自己治,大病回台治”的尴尬现实,在沪台胞对此社会问题的舆情期待是“海协会”和“海基会”尽快将两岸健保体系衔接。议题纳入协商范围,有专门人士响应这一舆情表达,并通过媒体发出确立该协商议题的呼吁。[4]

  2、协商民主的具体协商活动需要正确研判舆情。“哈贝马斯阐述了协商民主的两个基本原则:第一,政治决策最好通过广泛的协商来作出,而不是通过金钱或权力。第二,在协商过程中,参与者应该尽可能平等和广泛。”[5]

  在当前各种较通行的协商民主方法(见表1)中,正确研判针对协商议题的具体舆情的重要性均有不同程度的展现。各协商民主方法的特点表明了协商过程中特定舆情研判的具体使用方法,适用情形则表明了特定舆情所涉及的范围。

G6YA15.jpg

  “舆情”和“民意”这两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具有相当高的重合度,它们所涉及的主体、客体、中介性事项、本体和外延几乎可以完全重合,以至于有学者认为“舆情”就是“民意”。笔者认为,舆情既可以是得到公开表达的民意;也可以是未得到公开表达的民意。[7]另有研究者在细分公共协商的类型时,把“民意”区分为未经加工的民意和经过提炼的民意。在对“未经加工”的民意进行公共协商过程中需要对一般舆情做出正确研判,而在对“经过提炼”的民意进行公共协商过程中,需要对被选择的特定舆情做出正确研判。

  3、达成协商民主结果需要正确研判舆情。

  通过协商议题选择前对协商活动中的一般舆情和特定舆情正确研判,获取了相关利益主体的真实观点表达和沟通交往,这些工作为最后阶段协商民主结果的达成提供了可靠保障。现在比较通行的公共决策信息的公示制度,可以视作是协商民主结果最后达成前的民意征询,民意征询过程中同样需要正确研判相关舆情。如果公示期内的舆情对公示结果的某些方面有较大的否定性反应,就需要重新研究论证和协商,获得更为合理的协商结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