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推荐
喻国明:对互联网逻辑下未来传播主流模式的分析与思考
2015年02月04日 08:50 来源:新华网 作者:喻国明 字号

内容摘要:互联网已成为标识这个时代的关键词,对于传媒业自身而言,特别是讲到其实务和发展问题时,更是如此。

关键词:互联网;传播;主流模式;喻国明;媒介

作者简介:

  融合转型的新趋势:“高维”媒介中的“平台型媒体”①

  ——对互联网逻辑下未来传播主流模式的分析与思考

  喻国明

  互联网已成为标识这个时代的关键词,对于传媒业自身而言,特别是讲到其实务和发展问题时,更是如此。

  迄今为止,我们对于互联网本身的理解可能还处在一种肤浅的水平上,尽管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到目前为止,传媒面向互联网的管理总体上还处在一个不尽如人意的境地。同时我们又拥有如此丰厚的、各种各样的社会资源和传播资源,就全世界比较而言,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比我们的政府所拥有的资源更加丰厚,但是到迄今为止政府还没有真正扭住互联网的“龙头”。用马克思的话来说,还处在“必然王国”的状态,远还没有进入“自由王国”的境地。

  比如,我们的传媒做了很多的网站和APP及客户端,进行了很大的与互联网相关的投资,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各种各样的资源和力量都用起来了,但是结果怎么样呢?在互联网发展如此迅猛的今天,我们的传统媒介已经到了救亡图存的境地。大多数的传统媒介都对目前的困境表现出无可奈何的焦虑,为什么?我想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对于今天互联网的理解过于浅表化。实际上到今天为止,还有很多人固执地认为互联网就只是一种媒介、一个渠道,因此从自身发展的逻辑出发,他们仅仅把互联网作为延伸自己价值和影响力的一个平台和工具。事实上,互联网不仅仅是一个媒介,更本质的意义就在于它是一种重新构造世界的结构性力量,这是它真正的意义。

  一、“低维”方式无法有效地管理和运作“高维”的事务:互联网是一种激活个人要素的“高维”媒介

  在这个意义上,我最近做了一些思考。几个月前看了一些介绍“超弦理论”的文章,讲的是关于人类所面对的空间的概念。文章中谈到,我们目前能够感受到的是“四维”空间,但实际上在这“四维”空间之外还有七个维度的空间,一共有“十一维”的空间。比如说“零维”空间就是一个点,“一维”空间就是一条线——它使我们有了前和后;“两维”空间就是面——它使我们有了东西南北;“三维”空间就是一个立体;“四维”空间就是“三维”空间在时间上变化的一个过程,它使我们有了过去、今天和未来;“五维”空间的初始速度按照科学家的定义,应该是每秒30万公里以上。在这样一个速度的平台上,我们再看“四维”空间,我们会发现时间也一个物质性的存在,它既可以从过去到现在,也可以从现在往回回溯——它可以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上插入,进行观察、把握等等,这就是“五维”空间——有点像好莱坞的《星际穿越》所描绘的情形,这对于我们现实当中的人而言是一种很难理解的状态,但是它的确存在。

  讲这么多空间理论,我想说明的是什么呢?我认为,互联网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意义上的“高维”媒介。换言之,互联网比我们过去所面对的那些传统媒介都多出一个维度,生长出一个新的社会空间、运作空间、价值空间。简单地说,“高维”媒介是不可能用传统媒介的运作和管理方式去管理和运作的,因为用“低维”的方式去管“高维”是没有用的。打个比方,我在一个平面上画了一只老虎,我想把它圈住,于是画了一个圈,只要这个圈画得严密就可以把它牢牢地圈在圈里了,但是如果这只老虎是一个三维的老虎,它可以很轻易地突破限制,随意走动,毫无限制之感,这就是“两维”方式管不了“三维”的事务的例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传统社会的传播始终是一种以机构为基本单位所构造起来的传播系统。从活字印刷到书刊出版、再到报纸广播电视,虽然在形式上有了很多变化,但是它都是以机构为基本单位来加以运行的,而这种机构的运行在一个社会的运作当中,就必然要受到政治或资本强势者的控制和把握,所以传统媒介一直是作为少数人的传播工具而存在于社会里,而很少能够被社会大众所用并自由地进行分享。而互联网恰恰激活了比机构更为基本的社会基本单位——个人,使每个个人都成为这个传播系统当中的一个元素、一个基本单位。人们可以自由地利用互联网所提供的平台来表达、交流,并进行各种各样的基于连接的创造。互联网激活了我们社会底层的元素级基础,使它焕发出完全不同于传统社会新的样貌。互联网所创造的所有价值、机会其实都是在对个人这个基本社会元素运用某种技术和社会模式的基础上,对这种元素集激活之后所产生的“奇迹”——蕴含于每个个体身上种种资源、价值和能力在互联网的连接之下被检索、被发现、被激活、利用和整合,这就是互联网。

  我们都看到,互联网所搭建起来的新的社会中,最盛行的一个字就是“微”:微内容、微传播、微价值、微创新等等一系列的“微”就是我们上面所指的,对于个人这个社会元素激活后所产生的现象和机制。

  现实地看,目前对于互联网的管理和运作的成效并不太理想,尽管我们的相关部门拥有全套的机构管理的模式和办法——这些模式和办法可以很好地管理和运营传统的传播机构,但是这些办法套用在个人级元素的传播单位上时,收效并不大。目前,在我国只有获得了新闻发布许可证的互联网网站才能发布新闻内容,这种新闻发布许可证制度可以实现对新闻网站的有效管理,但是管理部门总不可能为13亿、14亿人去辨别和颁发发布新闻的许可证吧,难道这些个人级元素因为没有新闻许可证就不可以在网上发布他所看到的新闻事实吗?虽然我们可以打击网络谣言,但恐怕还无法阻止人们通过互联网来分享事实的这样一种行为。

  再譬如,互联网是一个无限性的平台,在这样无限的传播平台上,政府打造传媒影响力的方式,已然沿用了传统的方式——即用有限市场资源的投入去搏无限的互联网。比如,我们习惯于用规模化的群狼战术或“造大船”的方式在互联网上试图建立自己的影响力。但问题是,如果你所做的APP、客户端,不是按照互联网的规则和互联网发生作用的机制去运作和传播,就算做一万个、十万个、一百万个,人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搁置你、规避你,是你完全不能起到自己的作用,所有的投资只能都打了水漂。这充分说明互联网不是一种传统媒介,它真的是一种比传统媒介多出一个维度的“高维”媒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