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推荐
5G技术驱动下新闻生产转向与主流媒体顶层设计
2020年08月13日 09:59 来源:《中国出版》2020年第15期 作者:张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深刻理解5G技术的前提在于理解5G技术的底层逻辑。从媒体基础设施的视角探讨5G技术对新闻生产带来的重要转向,研究认为,在视频新闻制作上,由单回路生产转向多回路生产;在表征逻辑上,由“复制”转向“体验”;在文本构成上,由核心文本中心化转向伴随文本聚合;在推送逻辑上,由静态的用户画像转向动态的场景推送;在新闻盈利模式上,由二次售卖转向“意向”变现。主流媒体应抓住5G发展机遇,快速转型为新型主流媒体,顶层设计要在媒介融合的大框架下,从技术、人才和数据三方面为布局5G创造条件。在新闻生产技术上,媒体要由被动使用转向主动研发;在新闻生产团队构成上,加大技术人才引进;在数据价值增值上,由用户分析转向数据中台开发。

  关键词:5G、媒体基础设施、伴随文本、场景推送、数据中台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9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智媒时代新闻生产算法风险及其协同治理研究”(19BXW020)的阶段性成果。

  作 者:张超,山东大学文化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2019年正式启动5G(第5代移动通信技术)商用,进入5G时代。预计2020年,全球有170家运营商推出商用5G网络,全球5G用户数将达到7000万。[1]新闻业是依赖通信技术发展,并深受通信技术的影响的:电报催生了“倒金字塔体”,连续的无线电传输形塑了广播电视节目的线性传播特性,卫星通信让突发新闻直播成为电视新闻的核心竞争力,互联网全面、深刻地改变了新闻生产格局和传播规律……从1G到4G,移动互联网将从人与人的交流转向人与信息的互动,5G技术将开启人与物的“对话”,“万物互联”(Internet of Everything,IoE)将成为智能社会基本的构成方式。

  自2018年起,国内新闻传播研究领域有关5G对新闻传播影响的研究兴起,2019年出现“井喷”式增长。相关研究主要围绕5G给传媒业带来的深刻变化和具体应用展开,较少聚焦新闻生产。一些研究虽冠以“5G”之名,但整个论证对象没有聚焦作为“基础设施”的5G,而是探讨5G技术基础之上的其他应用,没有从5G技术自身的逻辑去理解和分析问题。

  长久以来,通信技术像“空气”一样被“遮蔽”,研究者更多地将目光投向外在应用,忽视了通信技术的底层逻辑。媒体基础设施(media infrastructures)研究洞察通信技术之于文本、行业,甚至整个社会的影响,提供了新的切入视角。媒体基础设施研究认为,媒介有内在的逻辑,重在探讨信息是如何在时空中被分发,强调传播网络在社会、政治、文化上的影响,目标是研究信息的物质性传输对媒体生产、发行、获取、消费、政策、规制等传统问题的重构。[2]本文运用“媒体基础设施”的视角,探讨5G对新闻生产的深层影响和主流媒体从顶层设计上的应对思路。

  一、5G技术驱动下的新闻生产转向

  5G技术是一个复杂技术系统的统称,具有高速率、高容量、低延时、低能耗等特征。国际电信联盟(ITU)确认的5G三大应用场景包括:在短期内即可实现的增强型移动宽带(Enhance Mobile Broadband),主要特点是覆盖范围更广、网络传输容量更大,典型应用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实时”传输。5G带来的“破坏式创新”是高可靠、低时延通信(Ultra Reliable &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和海量物联网通信(Massive 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高可靠、低时延通信可实现低于1毫秒的时延,可靠性远超4G,可用于对网络延迟很敏感的领域,如无人自动驾驶汽车等。海量物联网通信可以实现“万物互联”,如智慧城市、智能家居等。

  5G技术同样对新闻生产带来深刻影响,主要体现在五方面。

  1.视频新闻制作的转向:由单回路生产转向多回路生产

  在电学中,由支路所构成的闭合路径称为回路。[3]记者完成一个新闻生产流程可被视为一个“回路”。在以事件为导向的视频新闻生产中,后方编辑部严重依赖前方记者。记者不仅采集内容,还要回传。由于通信技术的制约,记者在一次采访报道中通常只能进行一个“回路”。

  对直播节目来说,如果网络传输条件差,记者会舍弃高清画质要求,先将完整内容尽快传回;或将视频分成几部分分段传送,由后方编辑部进行最后的新闻制作,由于时间紧,可能导致空镜素材与解说文稿契合度不高的情况;[4]如果是组合式报道,记者会依据新闻重要程度,将重要的新闻先传回,由于接收视频和再制作需要时间,整档栏目的编排可能都会受到网速的影响。

  5G网速是4G的20倍,相当于千兆光纤宽带,传输高清视频速度以“秒”计,对超高清直播也能轻松应对。视频新闻制作直接的变化是记者或编辑可以同时进行“多回路”生产,让整个新闻生产的重心“后移”。

  第一种是视频素材传输多回路。由于高画质视频素材传输速率快,记者将现场拍摄的丰富素材即时传回后方,后方第一时间进行多版本加工,推送多版本视频内容。如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5G新媒体平台支持超高清信号的多路直播回传,可实现超高清直播节目的多屏、多视角场景应用。未来无人新闻采集系统将会“嵌入”新闻生产中,通过5G远程操控技术让媒体在人力极少的情况下,完成多个回路的新闻生产。

  第二种是全程多回路。典型应用是多视角报道和自由视角报道:多视角报道是指在新闻现场布置多个机位,每个机位的信号分别通过5G网络传回后方,由后方将多路信号传输给用户,用户决定自己看哪个机位;自由视角报道是在新闻现场环绕布置多个镜头,通过5G网络回传至云端/边缘处理后,再实时传送给观众,让用户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角度。[5]

  如果按照传统的技术手段,多视角报道和自由视角报道需在现场设置多台摄像机,部署大量光纤连接,采集时要严格同步,布置难度非常大,但在5G条件下轻松实现,记者利用5G低时延、上行大带宽和网络同步能力,连接多台摄像机即可实现。[6]

  2.表征逻辑的转向:由“复制”转向“体验”

  自人类进入电子媒介时代以来,新闻报道一直追求“复制”现场,让用户间接“在场”,阈于形态和通信技术的局限,“复制”现场一直是程度上的和感官上的。虚拟现实虽然可以“复制”特定的场景,但是受制于网速和时延的限制,在4G时代并未成为一股颠覆观看方式的视频形态。

  由于网速、带宽的限制,轻量化是4G移动端新闻生产的主要策略之一。[7]5G的高速率和低延时为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混合现实的快速发展提供了网络传输基础,5G网络一旦建成,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产品将涌现,[8]混合现实产品的研发将提速。此外,5G技术可以还可以在兼顾用户体验的前提下包容新闻产品的复杂性。表征现实的逻辑不再是追求“复制”,而是追求“体验”——一种参与式的、“在场”的新闻消费方式。

  “体验”的表征逻辑体现在以下三点:

  ①还原现实。用户通过虚拟现实几乎无延迟的自然观看状态,让用户置身虚拟的新闻现场中,记者利用类似“梦”的叙事方式,让用户在新的空间中“目击”“体验”新闻事件。自由视角报道打破用户与二维屏幕的区隔,与新闻现场的任何一个角落互动。

  ②叠加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使用户处于交融的时空之中,通过与现实场景的叠加,带给用户更多基于现实事物、环境的探索可能。

  ③复杂交互。交互是新媒体区别于传统媒体的本质特征,复杂交互在新媒体平台中的典型应用是大型网络游戏,对网络、终端的要求都较高。5G技术及其配套设备的优化将使新闻产品可以驾驭更多的复杂交互,提供用户新闻消费的各种可能性,大型新闻游戏、复杂的游戏化产品和基于万物互联的场景应用将是未来新闻生产的现象级产品。

  3.文本构成的转向:由核心文本中心化转向伴随文本聚合

  从“编码——解码”的角度看,新闻生产者期待编码与解码的“同一性”,在编码中尽可能地排除“噪音”以实现传者对文本表意的控制,这种操作可称之为“核心文本中心化”。

  5G的高速率将导致围绕某一核心文本的伴随文本将增多,具体看有三个主要来源:

  ①高清晰画质带来的画面内容自身的伴随文本增多。在视频画面中,以往由于像素的限制,画面中的人、事、物等伴随文本在传统拍摄中可以通过景别、构图,甚至画面本身的不清晰得以规避。超高清画质会让一些在以往拍摄中不容易呈现的细节或非言语符号变成伴随文本。

  ②多机位、多场景视频直播带来的伴随文本增多。以往的视频直播,媒体大多提供一路合成后的视频信号,即核心文本。在5G条件下,多机位、多场景直播将是趋势。不同用户选择不同的机位、镜头,最后“拼接”成属于自己的个性化线性直播文本。这些文本相较于媒体切换、拼接后的核心文本而言,便是伴随文本。

  ③交互技术的大量使用导致伴随文本增多。5G条件下很多以往会被传统新闻文本排斥在外的内容源和服务源被引入进来,产生大量围绕核心文本的伴随文本。自由报道视角让用户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画面内容旋转、放大、缩小,虽然看似只有一个核心文本,实则包含无数个伴随文本。

  伴随文本可产生三种结果:①巩固、强化核心文本的话语意义;②削弱、消解核心文本的话语意义;③将伴随文本转化为核心文本,发生“喧宾夺主”的“伴随文本执著”。[9]伴随文本的大量增多,将从“编码”上对新闻生产者提出更高的要求,对新闻生产者而言,如何平衡“控制”与“探索”,将是文本创作的棘手问题。

  4.推送逻辑的转向:由静态的用户画像转向动态的场景推送

  针对用户的推送逻辑已经经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由大并发系统推送给特定用户,第二阶段是基于用户画像推送。[10]但用户画像的数据大多是静态数据,即“冷数据”,系统无法迅速洞察用户喜好的动态变化。

  为了进一步提升推送的精度准,基于场景的推送应运而生,这种推送方式在4G技术条件下已初步实现,5G技术下将充分施展。因为在5G时代,各类传感器融入通信网络之中将产生大量的“热数据”,即各类实时数据,包括用户的位置、行为、生理等数据,还包括物与物、人与物的关联数据。场景推送将从洞察用户内容喜好的推送逻辑转向洞察用户在特定场景下的喜好,对用户的数据分析将更精准。5G时代的场景推送将超越现有的“千人千面”,实现“一人千面”。新闻推送将进入实时动态推送阶段。

  面对大量用户“热数据”的实时计算,现有4G网络无法承载,5G采用的边缘计算可减轻云计算的压力。边缘计算是在靠近物或数据源头的网络边缘侧,融合网络、计算、存储、应用核心能力的分布式开放平台,就近提供边缘智能服务,和云计算相比,更能够更加迅速、可靠和节能地响应用户需求。[11]5G时代需要新媒体平台不仅更新推荐逻辑,还要提升相应的计算能力。

  5.新闻盈利模式的转向:由二次售卖转向“意向”变现

  5G时代是深耕内容的时代,也是信息极度丰盈的时代,意向经济(Intention Economy)将替代注意力经济(Attention Economy)成为新的经济模式。传统上新闻生产以注意力争夺为主,采用二次售卖的方式,其后果就是变相鼓励肤浅、快速、注重感官刺激的新闻报道。

  意向经济是针对用户个体需求,通过具有竞争力的、有针对性的服务盈利,其模式类似于“招标”。目前一些融媒体中心面向用户提供的舆情服务,类似于这种模式。“意向”变现是根据用户对新闻内容和服务更多元、更个性化和更高的要求,通过生产对应的新闻产品变现(而非赚流量和广告费)。能够实现“意向”变现的新闻产品不是一般的新闻报道,而是将新闻报道与数据、场景服务深度结合的多功能新闻产品。

  对新闻业来说,“意向”变现主要有三种思路:①场景信息服务。基于特定的场景进行多层次的新闻和信息服务;②智能数据库服务。基于算法的利基数据库通过短时间的响应提供可信的、重要的决策服务;③粉丝经济盈利。在体育和文娱报道中,媒体可以围绕与名人有关的新闻产品做相应的产品开发,吸引粉丝消费该新闻产品。

  在“变现”的具体方式上,现在大部分媒体的订阅主要是按周、月、年或者捆绑订阅。5G时代“变现”方式将更加多元。

  ①单次直接变现。针对某个新闻产品,设置基于不同层级功能的价格体系,用户在使用时进行单次变现,这种变现方式适合大型5G新闻产品。

  ②积分间接变现。对某些特色新闻产品的收费可以通过阅读本媒体其他报道兑换积分。这种变现方式适合一般新闻报道。

  ③联合服务分成。某些新闻产品及其关联服务可能是媒体和技术公司、广告商等利益主体联合开发的(如场景信息服务),这种情况涉及分成,在变现规则设置上更为复杂、细致。

  二、布局5G:主流媒体新闻生产的顶层设计思路

  5G“万物互联”的底层逻辑与媒介融合的“融合”逻辑不谋而合。主流媒体要抓住5G的机遇,快速转型为“新型主流媒体”,在顶层设计上,需要在媒介融合的大框架下从技术、人才和数据三方面为布局5G创造条件。

  1.新闻生产技术:由被动使用转向主动研发

  技术生态系统大致可分为三个层级:上游是技术设计层,决定了技术的基本原理、布局和标准;中游是具体应用开发层,研发基于该技术的具体应用;下游是应用消费层,使用中游提供的具体应用技术。长久以来,主流媒体在新闻生产技术领域中身处下游,导致一些产品形态和功能不是被媒体决定的,而是被技术公司决定的。在技术迭代越来越快的今天,技术与内容已经合为一体,甚至可以说“技术即内容”。媒体在技术生态系统中的层级需要改变。未来的主流媒体将更多地具备技术公司的“气质”。因此,主流媒体要建立自己的技术团队,并在技术上尽可能自主。主流媒体有必要设置首席技术官(CTO),负责研究、提出公司未来若干年内的产品和服务的技术发展方向,并直接参与公司的重大决策。[12]

  在技术层级规划上应因地制宜,制定分步走战略。在技术研发上,有技术外包、技术合作与自主研发三种解决思路。[13]不同的主流媒体可以根据自己身处的不同阶段采取不同的方式。初期可以采用技术外包,根据自身需要,由专门的技术公司承接研发任务;中期可以采用技术合作研发应用,如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三大运营商、华为公司共建“5G媒体应用实验室”,新华社和阿里巴巴集团共同投资成立新华智云等;从长远看,要走向自主研发,一些强势主流媒体应当成为传媒领域的技术研发中心,为整个行业提供某些产品的技术支持。

  2.新闻生产团队构成:由同质转向异质

  传统的新闻生产强调记者的思辨、批判、写作(叙事)和对技术的基础应用,专业门槛并不高。记者虽来自不同学科,但从事工作环节是相似的,在思维、技能上基本上是同质的。数据新闻、计算新闻等新的新闻范式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这种状况,但未根本改观。

  5G技术驱动新闻业进入智能时代,主流媒体需要建立与之匹配的新闻团队,团队一定是异质的,技术人才的引入是大势所趋。技术人才不是维护系统安全的技术员,而是参与新闻生产前端生产,并承担技术创新职责的新闻生产者。他们在新闻生产中主要承担特色新闻产品开发、采编问题的技术方案解决、技术原理和规律的“转译”、编辑部文化的改造等职能。荆楚网总编张先国认为,最理想的新闻生产状态是技术人员占公司员工总数的50%至80%。[14]

  由于技术人才的存在,不仅与技术相关的创新会成为新闻生产的惯习,也会让技术迭代,让新闻生产与技术发展同步。技术人才在新闻生产的全方位渗透将使新闻生产成为跨学科的、跨工种的水平协作,而非传统新闻生产的垂直协作。

  对于主流媒体而言,对技术人才的引进不单纯是进人的问题,还涉及管理制度创新,尤其要改变传统的薪酬结构和激励机制。如何给予技术人才有竞争力的薪酬,如何保障技术人才的创新状态,如何打造高效的跨学科团队等,需要从管理制度和媒体文化层面上考虑。

  3.数据价值增值:由用户分析转向数据中台

  近年来大数据的兴起、平台媒体的崛起,让主流媒体意识到数据,尤其是用户数据的重要性。在国内外主流媒体的新闻生产中,用户分析成为指导新闻生产选题、策划、推送的重要依据。例如,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用数据分析系统分析某条新闻的关注量、用户如何获取新闻,以及哪些用户在社交媒体上转发某一新闻。[15]虽然用户分析已经成为当前主流媒体重视的领域,但分析水平大多并不深入,尤其是不能深刻地洞察个体用户的新闻消费习惯。

  从物联网到万物互联,主流媒体的用户数据将以几何级别增长。万物互联除了“物”与“物”的互联,还增加了更高级别的“人”与“物”的互联,任何“物”都将具有语境感知的功能、更强的计算能力和感知能力。[16]用户数据只是万物互联数据的一小部分,而且各类数据相互交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关数据”的界定和采集将是海量的、多元的。如果每一种新闻产品的开发,在数据采集、存储、分析、运行上都从零开始,既不现实,还会造成效益低下。如何高效利用万物互联的数据是一个问题。

  在数据价值增值方面,要由用户分析转向数据中台,存储、管理、利用好各类数据。数据中台是数据界面的一种架构,通过数据技术将数据从应用界面复制出来,然后通过数据计算、加工,进而为上层数据应用提供统一标准和口径的支撑,其核心思想是“共享”和“复用”。[17]目前部分主流媒体已经布局数据中台。央视网的大数据中台将网站、移动客户端等多终端平台数据打通,每天采集20至30亿条用户数据,具备每天处理100亿条数据的能力。[18]数据中台的开发将极大提升主流媒体各类数据利用价值和效率。

  规划数据中台不能一蹴而就,而是基于本媒体未来的定位、发展,在5G的起始阶段,可先从小数据、小中台做起,再到大数据、大中台。中台的建设和运行一定要与新闻产品的应用场景相契合,避免重复建设或无法支持等情况。

  三、结语

  5G技术带来新闻生产的转向是由5G技术的内在逻辑驱动的,认识这些转向有助于新闻业在技术大潮中把握方向。媒体基础设施的视角让我们从技术的底层逻辑深刻地认识技术、理解技术、利用技术、引领技术,这个视角也提醒我们,在洞察技术之于新闻业的影响时,不要只关心具体的应用(工具层面),更应该从技术的内在逻辑(认识层面)去把握,这样才能看透问题,新闻业才能更积极主动地迎接技术带来的新变局。

  注释:

  [1] 黄鑫.专家预计2020年全球5G用户数将达7000万[E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4881001513102702&wfr=spider&for=pc

  [2] Plantin & Punathambekar.Digital Media Infrastructures:Pipes, Platforms, and Politics[J].Media, Culture & Society,DOI:10.1177/0163443718818376

  [3] 邱关源.电路(第5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20

  [4] 笔者对山东电视台记者吴汉阳的深度访谈,访谈时间:2019年12月28日。

  [5] [6]通信.5G商用,一波视频体验变革已来[EB/OL].https://mp.weixin.qq.com/s/CPJFXQeXo1GFntOOpzy95g

  [7] 丁园园、张超.分享即传播:数据新闻的社交化生产策略研究[J].中国出版,2019(21)

  [8] Crooks.The Role Of 5G in the Spread of AR and VR[EB/OL].https://arvrjourney.com/the-role-of-5g-in-the-spread-of-ar-and-vr-50a61172d1e7

  [9] 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修订本)[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153

  [10] 袁凯.个推数据部总监:场景化智能推送[EB/OL].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DR769ML0511HSJK.html

  [11] 李林哲、周佩雷、程鹏、史治国.边缘计算的架构、挑战与应用[J].大数据,2019(2)

  [12] 孙宝传.传统媒体也需要CTO吗?——兼谈技术工作在新闻媒体中的作用与地位[J].中国传媒科技,2004(2)

  [13] 连志成.三大战略深耕新媒体建设[J].中国报业,2016(7)

  [14] 王欣、李昕阳、吴磊.荆楚网总编张先国:理想的新闻生产中技术人员应超过50%[EB/OL].https://mp.weixin.qq.com/s/eb3n64UoO9rmJd0YRLH1xA

  [15] Lichterman.Building an Analytics Culture in a Newsroom:How NPR is Trying to Expand its Digital Thinking[EB/OL].https://www.niemanlab.org/2014/04/building-an-analytics-culture-in-a-newsroom-how-npr-is-trying-to-expand-its-digital-thinking/

  [16] 施巍松、孙辉、曹杰、张权、刘伟.边缘计算:万物互联时代新型计算模型[J].计算机研究与发展,2017(5)

  [17] 李巍巍.数据中台技术在业务系统中的应用研究[J].现代信息科技,2019(21)

  [18] 光华锐评.央视网钱蔚:做“5G+4K+AI”全媒体应用的实践者[EB/OL].https://mp.weixin.qq.com/s/NQD9yGs8fzuGg1xAuVzOPQ

 

作者简介

姓名:张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