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专题集锦
国际电视娱乐竞技节目的多元创新趋势
2014年07月28日 14:27 来源:《中国娱乐产业》(京)2010年6期 作者:冷凇 字号

内容摘要:电视精品的产出,往往是偶然大于必然。以娱乐竞技节目为例,成功者多是“推出时机”与“时尚需求”的偶然邂逅。确实,依靠原创性策划、精湛制作技艺、强悍执行意识而成功的精品凤毛麟角。纵观近年的中国电视,但凡收视率和社会影响巨大的娱乐竞技节目,都或多或少的对美国、英国等国际电视节目的创意、制作经验进行过借鉴模仿。对于舶来品的借鉴本是不无裨益的,晚清名臣张之洞在大搞洋务时曾经上书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原则,林则徐面对西洋军事和工业中的先进科技也曾坦言:“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然而在这浩浩荡荡的“克隆”大军中,成功者少,失败者多;有限的成功者中,持久者少,昙花一现者多;极为有限的持久者中,运气者多,有的放矢者少。

关键词:国际电视娱乐竞技节目;创新

作者简介:

  【英文标题】The Innovation Trend of Western TV Game Shows

  【作者简介】冷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博士。

  电视精品的产出,往往是偶然大于必然。以娱乐竞技节目为例,成功者多是“推出时机”与“时尚需求”的偶然邂逅。确实,依靠原创性策划、精湛制作技艺、强悍执行意识而成功的精品凤毛麟角。纵观近年的中国电视,但凡收视率和社会影响巨大的娱乐竞技节目,都或多或少的对美国、英国等国际电视节目的创意、制作经验进行过借鉴模仿。对于舶来品的借鉴本是不无裨益的,晚清名臣张之洞在大搞洋务时曾经上书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原则,林则徐面对西洋军事和工业中的先进科技也曾坦言:“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然而在这浩浩荡荡的“克隆”大军中,成功者少,失败者多;有限的成功者中,持久者少,昙花一现者多;极为有限的持久者中,运气者多,有的放矢者少。

  娱乐竞技的历史溯源

  娱乐竞技最初是以“游戏”的概念引入的。早在宋代的《教战守》中,苏轼就有“游戏酒食”一词,本意就是“娱乐,竞技”的意思。在英语Game与Play的本意中,核心概念也是“娱乐与竞赛”。娱乐竞技(游戏)中必然蕴涵着三种基本元素:1浓郁的文化气息,2英雄主义的体现,3角色的扮演。这也可以成为衡量一个娱乐竞技节目是否成立的基础。自康德以来,“娱乐竞技(游戏)”成为国际美学中解释艺术与审美的重要概念。康德认为“艺术具有游戏的特色,其本质是自由的、是一种不带任何功利目的的纯粹的审美活动。”这种影响了历史千年的观点被实践证明是有失偏颇的,因为即便没有奖品奖金的孩童启蒙“游戏”也常常是功利性的,至少是为娱乐竞技者在未来前社会生存做准备的。比如幼儿时代男孩偏爱的“作战游戏”是为了强化男性的社会竞争意识,女孩的“过家家比赛”是为将来母亲、妻子的社会责任做准备。

  近年来,国际电视游戏竞技节目追逐高额利益的原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国内同类节目的价值判断。娱乐竞技节目如何设置奖品或奖项,成为决策层、制作方、竞技参与者三方关注的焦点。其实,对高额奖金和奖品刺激的追求始终是一个误区,因为在奖金(奖品)严格受限、政策规定禁止物质奖励的前提下,优质娱乐竞技节目依然可以通过荣誉感来增强人对社会的认知,通过娱乐竞技档次的提升增强人的艺术文化品味和审美情趣。

  娱乐竞技的另一个误区是“情趣大于理趣”。席勒将“游戏”提高到一个历史高度,他认为是游戏(娱乐竞技)使人从“感性”过渡到“理性”。事实上,游戏与严肃之间至关重要的一点是理性,这种理性是人类为把握自身命运而创造一种秩序的责任。一旦游戏的规则中丧失了(或混淆了)“真理与正义、同情与宽恕、高雅与低俗”的价值判断,游戏的存在便成为文明进步的绊脚石,是审美倒退的。在喧嚣狂欢状态下的游戏竞技节目中,必须拥有节制的、理性的思考。因此如果电视娱乐竞技节目仅仅关注感性,没有理性的逻辑思维和科学人文关怀的支撑,那么则不能称之为一款够层次的“游戏”。

  继康德的游戏审美艺术论和席勒的游戏人性文明论之后,英国哲学家斯宾塞从审美主体的体验角度总结了两者的观点,他认为“游戏和艺术都是过剩精力的发泄,是非功利性的生命活动,美感起源于游戏的冲动,艺术在实质上也是一种游戏。因此,当社会物质经济达到一定基础以后,社会人便有过剩的精力来发泄,游戏和艺术、生活便得以融合、发展。因此促进电视娱乐竞技节目发展的根本途径就是对强制性任务的解放,对日常工作、生活通过竞技的形式进行“游戏性转化”。中央十套推出的《状元360》,其策划成功点是将枯燥的劳动技术通过竞技的形式转化为游戏,与英国娱乐节目《地狱厨房》(the hell's kitchen)用名厨师“魔鬼式”训练学员的方式将厨房技能进行游戏性转化,有异曲同工之妙。

  国际娱乐竞技节目的创新趋势

  在视觉称霸传媒的时代,创作出什么档次的娱乐竞技节目,是显示一个国家社会文明层次的标准。尽管多位先贤的观点切入维度不同,但都将娱乐竞技的地位提高到文化与文明、艺术与审美相关联的高度,并认为在适当程度上发挥娱乐的竞技属性可以使艺术和审美得以普及,文化与文明得以传承。如此之多的哲学家和美学家在赞誉游戏对艺术和文明的促进性,那么“低俗”这个形容词本不应归属于娱乐竞技节目。因为娱乐与竞技是人生存的一种兴趣、一种法则、一种精神。只有当人处于“娱乐竞技”的时候才能获得心灵自由和审美愉悦;只有人在满足游戏冲动的道路上去寻求理想,人才不会迷路。然而国内的娱乐竞技节目却走入了“临摹与抄袭”、“狂欢与聒噪”、“审丑与窥私”盘根错结的“迷途”。一些节目陆续遭到学界和受众的强烈批评、投诉,决策层停播、禁播、整改等一系列措施接连出台,电视娱乐竞技节目正酝酿一场变革。

  其实,任何艺术门类的发展都可以看作是一种新有创作范式对旧有模式的合理性颠覆。多元融合时代,国际娱乐竞技节目的定义已经模糊,各类原本泾渭分明的节目样式形态日渐交叉、贯通。特别是娱乐竞技类节目与真人秀、表演秀、选秀节目开始出现交集,虽然各类节目尚可以保持相对的独立性,但“纪实”与“娱乐”这两个原本水火不容的概念开始紧密融合的趋势已不可避免。全球化背景下,广泛借鉴国际电视娱乐竞技节目的创意精髓,达到借其技术经验弘扬中国本土电视文化和华夏传统审美理念的功效,是国际电视娱乐节目研究的目的所在。

  国际娱乐节目成功创新的标准有五个维度——“规则、运气、权术、体验、知性”。任何广受好评的节目都离不开此五元素的“化合作用”。探寻游戏竞技节目的成功法则,就是创作者如何在竞技中将以上的五种元素不断创新,并调整到合适的比例。

  “规则”是制定出来供参与者共同遵守的游戏制度或章程,其体现为普遍性和适用性。规则更是以一种可持续可预测的方式运用信息的系统性决策程序。国内的娱乐竞技节目中,普遍存在一个“规则设置越多越细就越好”的误区。实际的情况是“规则”设置越多,对参与者人为影响和操控便越多。尽管参与者在规则的服从下会向创作者想象的方向倾斜,但长时间对某一“固定规则”的服从也产生很多的问题。比如,高强度、高压力的娱乐竞争往往会在选手中催生一些颇具创新的答题或求助方式,但由于固定规则的存在使选手的创造性思维和行为无法发挥,日益僵化萎缩,致使竞技模式千篇一律;另外受众在长时间欣赏同等规则的游戏时也极易产生习惯性的审美疲劳。在一些高收视率的国际游戏竞技节目中,往往用少设固定规则的形式,鼓励选手群体中形成一些创意性的潜规则。“潜规则”是人类社会私下认可的行为约束和行事习惯,其底线更为清晰。一旦打破或触犯“潜规则”,得到的惩罚和损失甚至比“固定规则”自身的违反更严重。潜规则的巧妙形成,还有助于增加选手之间的竞争性和对抗性,甚至增加创新性和趣味性,解决中国娱乐竞技节目中由于缺乏“竞争娱乐精神”而长期存在的“思维木讷”、“过度谦让和谐”等问题。

  “运气”在游戏竞技类节目中的体现是随机性和直觉性。运气是能带来好运和不幸的一种随机性力量,是人与其自身环境互动的反应。国际电视节目中,运气被当作一种“神性”尊重,甚至顶礼膜拜。而游戏竞技中,好运降临或霉运缠身,除了环境等不确定因素外,在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主体的行为和举动。中国的娱乐竞技节目,创作者们更多的希望剔除运气成分,力图达到一种纯粹凭借实力打拼、公平环境中的竞争;而国际娱乐文化中,对其中出现的运气成分不但不打压,相反给予彰显——因为“运气”本就是人类生存不可避免的一个因素。正是因为“运气”因素的存在,一些国际名牌娱乐节目才能够始终在多年的重复性制作中保持新鲜感。

  “权谋”是竞技文化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成分。无论中西,“权谋文化”中的残酷性和突变性都被文化界所热衷。对于纯利益的争夺,往往都是成王败寇的,没有是非的道德标准,只有技术技巧、智商情商的高下。在权力的争夺中,拥有权力的一方,会借助权力抑制对方,而弱势一方往往尝试使用非常手段,如拉帮结伙、首鼠两端、过河拆桥等伎俩应对。

  即便是同组合作竞技的队友之间也存在着利益分歧,美国新派真人秀中的《学徒》、央视二套《赢在中国》、安徽卫视《第十二夜》都用相当大的篇幅来渲染“组内分歧”与“合作矛盾”,特别是行事方法、出发点着眼点以及目标不同的时候,矛盾便显现出来。权谋的目的也有区分,君子的权谋是正义的,用心正义的人,他的权谋追求公平,完全出于至诚;而娱乐(竞技及真人秀)节目的卖点之一,便是总会出现内藏心机、善用智谋的人,为了个人的生存而结党营私,这点在国际尤为突出。传统体力竞争型真人秀《幸存者》、新派都市商业竞争型真人秀《学徒》,以及下文案例中介绍的《最弱一环》中,能力最强、智商最高的选手却往往留不到最后。因为即使再有公益目的的比赛,选手的队伍也是一个心机复杂的社会族群,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行事,一些对团队贡献突出的人在游戏的后半部分便会对其他选手生存地位产生威胁。因此,娱乐节目的淘汰环节中,“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屡屡出现。权谋文化是娱乐竞技节目的一大看点,也是最容易被社会和学术界提出道德伦理质疑的部分,国产节目中可以有节制地通过规则和环节的巧妙设置适当彰显。

  “体验”强调的是选手在行动上的亲力亲为和摄制中纪实手法的运用。体验是用自己的切身动作行为感受来验证事实、感悟竞技、留下印象。拥有“体验”元素的竞技会打破传统的“语言交锋”,以感官刺激为主要手段,纪实感可以有效的增加画面语言的故事化元素、增加时间、空间调度。央视二套的《开心辞典》栏目在专题策划中有意的选拔一些特长型选手(魔术师、驯兽员、志愿者、外籍中国迷)等,目的便是在介绍选手及答题环节中融入更多的“个人职业体验”元素,有效地提升了受众的兴趣点。《百万富翁》等曾经风靡一时的答题竞猜型娱乐节目的收视率开始逐年衰退,原因之一就是完全凭借单一的知识语言交流,缺乏体验元素,无法跟上娱乐竞技时代重体验的步伐。同时主持人与选手“一对一”的传统形式束缚颇多,缺乏“参赛选手彼此之间”的竞争展示环节,从而遗失了体验、权谋、运气三重元素。美国近年新推出的旅游冒险型真人秀《急速前进》(“Amazing race”)、场景闯关型竞技节目《角斗士》(American gladiators),及观众们所熟悉的《与明星共舞》(“Dancing with stars”)、《舞林争霸》(“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均是通过选手的亲身动作体验赢取比赛,肢体语言的竞争更适合于画面语言的表现。

  “知性”是“感性”与“理性”的化合。中国传统的“亲、友、爱”三情行事方式使得国产娱乐竞技节目总是以感性引入,感性收场的结局重复进行。在选手们的“眼泪”和亲友团的“鲜花”中,竞争的魅力和残酷性淘汰带来的兴奋点被大大削弱。其实,即使是公益性目的的娱乐竞技内容也不是只有“感性”一种创作方式,感性引入、理性升华的节目往往更有思索和回味的余地。国际娱乐节目在“感性刺激”的同时会刻意地“彰显理性”,有力地将合作和淘汰环节变得更有逻辑性和可信性。比较流行的体现“知性”的方式,是在戏剧化情节出现后的第一时间对多方参与者快速访问,参与者详细而理性的分析令欣赏者在感动的同时,陷入知性的沉思。“情趣”与“理趣”怎样的融合才是彰显娱乐竞技的最佳状态?钱钟书先生曾在《谈艺录》中提出著名的“盐水论”:理智溶化在情感中,所谓“理在情中”,“盐之于水,有味无痕,性存体匿”。情感在电视艺术中构成了审美本质的核心,但情感却不能成为娱乐竞技节目的唯一支撑,娱乐竞技中始终有追求知识和真理的动力,因此国内娱乐竞技节目更需要用逻辑的力量和理性的内容去说服人,而不能用选手的情感缠绵左右节目主体。

  娱乐竞技节目的经久不衰需要时刻把握时代脉搏,了解社会时尚信息。昔日被视为厚脸皮、见不得人的“露脸”方式,今天被堂而皇之的搬上PK殿堂,并广受好评。以往忌讳的问题可以回答了,以往不习惯的竞技方式被接受了,以往不曾想过的出场方式,求助方式都通行无阻了。人们对光怪陆离的国际电视节目创意开始“见怪不怪”,这表明心灵的接受量、包容量在逐渐增容,这绝不仅是耳目感官的进步,更是心灵境界的提高,是人的审美能力(趣味、观念、理想)的扩展。面对稍纵即逝的社会审美环境,生产者应有的态度必须是敏锐的。电视内容的本土化生产应符合国人的身心健康节奏,符合中庸适度的审美规律:既借鉴国际工业化生产流程的效率,又不失中国大国传统品格;既规避掉现存的某些病态的电视审美,又能使电视受众的个性、潜能得到全面发展、充分发挥,不再受压抑、强迫、异化,使娱乐竞技节目在高品味的审美文化中达到和谐、交融、统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项亮)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