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首发
晚清政论报刊与政治舆论动员 ——读《近代报刊与辛亥革命的舆论动员》
2015年03月10日 14: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庆文 字号

内容摘要:近代中国充满着复杂的社会矛盾。对外,中国面临的是日本等国家的侵略和国际瓜分狂潮。对内,清政府腐朽的统治,带来了国家空前的民族危机。民族矛盾的激化,内忧外患局面的产生,给近代的知识分子和政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社会面临着重构,作为重构国家主体的国民进行着不断的探索与创新,报纸、杂志等近代媒介作为议政平台受到瞩目。

关键词:近代报刊;辛亥革命;政治舆论;晚清政论报刊

作者简介:

  近代中国充满着复杂的社会矛盾。对外,中国面临的是日本等国家的侵略和国际瓜分狂潮。对内,清政府腐朽的统治,带来了国家空前的民族危机。民族矛盾的激化,内忧外患局面的产生,给近代的知识分子和政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社会面临着重构,作为重构国家主体的国民进行着不断的探索与创新,报纸、杂志等近代媒介作为议政平台受到瞩目。

  近代报刊多以政论报刊的形式出现,政论报刊成为了“代表社会良心”的近代知识分子表达民族情感的重要渠道。大批的知识分子通过学缘、地缘等聚集在一起,对政治发表较为一致或歧异的见解,这批学术共同体大多借助报刊表达舆论,从而达到重新建构整个社会国家的目的。晚清的政治动员与转向的研究,作者在《近代报刊与辛亥革命的舆论动员》一书中呈现出其独特的研究视角,以《清议报》和《民报》为个案来重点研究其舆论的构建和走向,以下以《清议报》为主介绍晚清政论报刊与政治舆论动员之关系。

  《清议报》是立宪派所创的第一份宣传立宪的刊物,以“主持清议,开启民智”为宗旨,大量介绍西方资产阶级学说,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可见一斑。《清末战争与<清议报>对民族心理创伤的表述》从宏观层面来看待当时的舆论走向,视角十分独特,通过细细研读,我们可以发现这种民族心理创伤的表述是通过四个方面来得以呈现的。

  首先是对《清议报》所处的媒介环境做阐述,同时梳理了政论报刊发展的脉络。国家、国民密不可分,政论报刊的创办不但适应了时代发展的需要,同时也加强了国民的国家意识,“把集体成就和增强活力作为国家的政治目标”,“强调国民参与自由与国家独立的自由之间的关联性”,通过对近代知识分子(作为大众传媒的主体)的特点的分析,说明西方的殖民侵略一方面给他们的思想带来了解放(虽继承了部分传统的思想观念,却不得不走向创新之路),另一方面,借助报刊所表达的民族心理创伤、表达维护民族尊严的态度也日益明显起来。作为传播内容的话语的表达,《清议报》发挥了重要的载体作用,作者利用了独特的写作手法,来进行近代民族国家主流话语的阐述和表达,详细分析《清议报》的传播环境和传播地点、途径和形式,我们会发现,《清议报》的影响范围变得愈加广泛,传播范围遍布海内外。

  其次,近代中国知识分子借助政论报刊建构起阐述往事的新的意义模式,试图就此产生新的国家认同的观念,借此克服危机、弥合创伤。作者的第二个部分即“《清议报》对民族心理创伤的历史记忆”部分正是一种独特表述的手法。甲午中日战争的失败,八国联军的瓜分狂潮的进行,都给处于水深火热的中国人民带来了深深的伤痛,这种历史记忆的伤痛,被知识分子用来不断警醒国民,我们正处于危难之中,以此达到激发国人的民族国家观念、动员国人树立变革现实落后国家制度的信念。

  第三个部分侧重《清议报》对民族心理创伤的当下表达。分为两个大的方向,第一个方向是从对列强的当下表达角度着手的。如果仔细研读《清议报》的报道,我们会发现其对列强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我们看到了殖民列强作为侵略者的一面,对其报道的篇数呈多数,且较为全面深入。此外,不断类比他国的亡国史,与中国当下遭受侵略的情形相提并论,担忧着中国重蹈他国名存实亡的覆辙。另一个方面,是作为“文明者”的西方列强,主要是表达西方近代文明对世界秩序的强大支配力,将西方文明视为解决中国在近代世界中处于“边缘化”的问题的钥匙。第二个方向是对清政府和义和团的当下表述,抨击义和团对“进步的中国”的破坏,但与此同时也赞扬了其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而对于被作为是“罪魁祸首”的清政府,《清议报》给予严重的抨击,称其愚昧、软弱。

  最后一个部分,作者将眼光放得更远,即《清议报》的社会语境与近代民族国家思想触媒的特征分析。政论报刊能否成功,影响力是否足够大,取决于很多因素,其中想达到影响国民的作用,其报道的角度必须独特,眼光必须长远。在这一部分,作者从《清议报》看日本社会语境对国家强权的强调,某些文章便侧重表述以国家概念为中心的近代民族主义,认为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在民族的名义下扩展其功能,加强对社会的控制;某些文章则借助日本国家的社会语境强调我们需要的国家意识,反对清政府抑制舆论等。作者同样看到了《清议报》通过表述某些见闻,有效的将民族象征融入公私领域。关于“从《清议报》表述策略看近代民族国家思想触媒特征”这一方面,作者认为其在强化着表述的话语意义,强化国家至上主义理论和“重塑国民,以参与新世界”的话语意义,这一策略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历史是塑造民族实体的基本途径,历史的叙述是对民族实体的话语建构”,大量的史料为作者选题提供了证据。在介绍《清议报》对近代民族国家话语的传播形式时,作者大量引用了《本馆论说》、《外国近事及外议》、《名家著述》里面的文章,说服力极强。例如《清议报》“本馆论说”专栏以义和团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事件为论说对象的相关论说文章,作者制作了表格,详细列出文章的题目、所刊载的期数和作者的名字,在文章最后的附录部分,更是列举了文章的相关论点,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部动态的新闻史图像,史料之全也是文章值得读的原因所在。

  总之,《清议报》将过去、当下的战争事件所造成的民族创伤图景联合起来,强调国家和国民这两个方面的意义,从一个侧面反应了当时的知识分子对民族危亡所做出的各个方面的回应,近代知识分子开始认识到要想重新建构国家体系,必须重塑国民,启迪国民的智慧,而政论报刊作为当时话语表述的最佳途径,成为了建构舆论的重要载体,和当今媒体相似的是,近代的政论报刊不断强化某些议题,来为社会设置议程,进而为国民设置日程,以达到国民不断重视该议题的作用。可以说《清议报》成功的将人们的视线转移到其所要强调的改革之上。作者从《清议报》的民族心理创伤表述的角度,分析《清议报》,进而分析其作为政论报刊是如何一步步将国家的舆论走向引导至它所要强调的方向之上的,以这种独特的视角联系着媒介、政治和社会,从微观的民族心理创伤的角度分析晚清政论报刊的舆论走向,又从宏观的视野来看待《清议报》,将其置于国际环境之下,作为传播主体和相关的传播对象,作者更是逐个分析其的当下表述,内容翔实。然而,关于近代报刊的舆论动员,研究近代媒介、国家、社会、国民之间的关系,不仅仅可以从媒介重塑国家、国民角度,还具有其他多种研究角度,或许当下的研究便是需要研究者的多重角度做更加深入的分析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