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首发
智媒视域下媒介情景的新演化
2020年07月02日 12: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曾林浩 字号

内容摘要: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裂变式发展,多形态媒体优势互补,媒体融合进入智能化整合的新阶段,智媒体作为一种全新的媒介形态已初显端倪。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裂变式发展,多形态媒体优势互补,媒体融合进入智能化整合的新阶段,智媒体作为一种全新的媒介形态已初显端倪。在这一背景下,重新审视媒介情景的新演化,深刻理解智能科技在媒介环境转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显得尤为关键。智媒视域下的媒介发展再升级,对当前媒介环境的解读可以从“场景边界”“信息系统”“生态秩序”三方面展开。

  消解的场景边界

  从融媒体到智媒体,媒体的发展凭借衍生不断的媒介新形式,逐步扩展其自身的场景边界,对传统媒体规制的场景边界进一步消解。在智媒视域下,行为场所不再有确切的地点,实际地点也并非是影响受众行为的决定性因素。在2016年腾讯网媒体高峰论坛上,学者彭兰在报告中提到:我们即将面临的未来将是“万物皆媒,人机共生”的时代,智能机器在一定程度上都有可能媒体化,并会不断地自我进化。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信息传播再融合,完成了媒体行业从融媒体到智媒体的一次底层技术革新。这势必导致传统媒介之间的边界消失,进而触发传媒生态圈的重塑。

  一是信息的共享更加自由化、智能化。在技术赋能下,信息能够智能匹配用户需求进而达到社会价值、商业价值的双重传递。以“今日头条”移动客户端为例,其利用智能化算法推荐技术,依托大数据技术,为用户量身定做“个人日报”。用户不再需要通过多个媒介渠道获得信息,边界的消解让信息高度自由存在于同一生态环境内,并通过智能手段完成筛选和传递。

  二是 “前台”缺位与“后台”补位。戈夫曼(Goffman)在“拟剧理论”中提出,应当把人类社会视为“舞台”,社会中人们的交往行为被分为两类:在舞台前扮演角色的“前台”行为,以及在舞台背后放松隐秘的“后台”行为。媒介情景理论加入了情景动态这一变量,认为在前后台的情景中,电子媒介的加入使得二者情景边界变模糊,形成“中区”——一种全新的媒介场景。2019年11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正式上线“大国最前线”系列VLOG,这种日常化、细节化的报道使得视频本身在形式上符合新媒体用户的阅读需求,更将大国外交中的后台场域全景呈现。在总台发布的第一支视频中,通过记录主持人康辉的工作生活流程、外交报道的前采细节等,满足用户对于主持人“幕后”工作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同时以小见大地树立深入人心的大国形象。这种混合场景下的角色融合,打破了单一的场景界限,成为智媒视域下媒介外化的一个鲜明特征。

  外延的信息系统

  传统媒体时代普遍将媒介视为人的一切外化、延伸。而在智媒视域下,人们极大地被身边的媒介所影响,进而被媒介驯化。媒介情景本身就已成为一个闭环的信息系统,系统内部的信息不仅通过自然环境传播,同时也借力于各种媒介。技术是推动信息传播变革的核心驱动力,纵观新闻行业近年的智能化发展,技术变革带来的影响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生产环节的再构建。时至今日,新闻生产已形成人机一体、多平台、全天候的特点,新闻内容的生产者在原有基础上加入移动互联、大数据、虚拟现实、人机交互等新技术,使得新闻生产手段外延扩展,生产效率不断提升。在国内众多主流媒体中,新华社开发的视频智媒体平台极大地提高了视频类新闻的发稿效率。在2018年11月开幕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新华社首次将“现场云”与媒体大脑“智能生产平台”相结合进行新闻产品智能化生产,开幕不久便产出390多条短视频,仅在新华社客户端发布的视频浏览量就接近2000万。以往传统媒体新闻工作者“各司其职”的创作方式进一步转型。

  其次是报道方式的再构建。媒体智能化的本质是技术的创新与运用,以VLOG、AI、AR/VR技术为代表的传播样式深度参与新闻创作。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有新华社在2018年底与搜狗公司联合推出的“AI合成主播”,截至2019年初已发稿3400余条,累计时长达10000多分钟。此外,通过AR、VR等技术搭建的虚拟场景类新闻报道,不仅能够重组受众的各类感官,再造听觉、视觉、触觉等多维接触方式,更是将人体感官外延至虚拟场景内,满足受众立体、多层的沉浸式体验。

  最后是传播途径的再构建。随着大数据的更新换代,智媒视域下新闻传播呈现出算法型信息分发的新特征。智能算法可以帮助受众有效过滤纷繁复杂的信息,通过大数据分析,更好地建立用户连接,提升用户体验。与此同时,各大媒体陆续将语音识别与大数据结合,围绕自身的新媒体平台打造智能互动模块,旨在加深用户阅读新闻时的在场互动感。

  再造媒介生态秩序的难题

  智媒视域下,媒体发展前景与智能科技进行了深度绑定。媒介被赋予权威性,成为社会生态环境演变的重要因子。要想在当前趋势下保持媒体的生机活力,塑造客观公正的舆论形象,就必须再造一个良好的媒介生态秩序。只有学会“人机共处”“智能互补”,才能将智媒体的优势最大化。面对如此重任,智媒体的发展难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黑箱算法”和“信息茧房”。人工智能升级引发算法热潮,使之成为各大媒体内容分发领域的核心技术。在“今日头条”、腾讯、抖音等内容分发平台,通过挖掘用户个人数据进行深度分析,根据算法模型预测用户的喜好,并针对用户进行个性化内容推送。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用户的需求,但用户同时也陷入仅与自身兴趣相关的情景之中。长久关注自身的喜好领域,使得用户在“信息茧房”中被算法束缚,思想观念也会因固化产生偏见,新的知识鸿沟随之产生。这样一个由算法引起的连锁反应,成为桎梏智媒体的首要因素。

  二是隐私泄露的忧虑。个性化服务固然是算法的优势所在,但其中也暗藏着互联网内容运营商对受众隐私侵犯的隐忧。例如“后台”暴露实则是个人隐私的“前台”展示,许多内容创作者在将个人情景与公共环境融合的同时,也在承担着隐私泄露带来的巨大风险。而智能手机、GPS定位、语言识别等智能科技在媒体行业广泛使用,使得用户的一举一动都在被大数据以用户画像的形式默默记录。人们使用的APP越多,个人信息被记录得就越多,大数据对用户的画像就更加精确,隐私暴露的风险也越高。因此,如何在完成个性化服务的同时保障用户隐私安全,也将成为智媒体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是重塑新闻专业主义任重道远。智媒视域下,媒体的边界被不断扩大,这本身就对新闻报道中客观真实性的要求提出了挑战。媒体从业者需要从每一条线索、每一份证据中去探求事物的真相,解读事件的始末。然而,多元的传播主体、传播途径势必造成新闻的“碎片化”传播,这就更加需要新闻从业者对于专业主义的坚守。另外,智媒视域下的新闻专业主义不应再是一种行业内的契约,更应当成为全体社会大众的基本守则。换言之,智媒体在消解原有新闻专业主义的同时,也应当成为专业主义的坚定支持者,充分利用各种新兴技术捍卫新闻的核心价值。

  

  (作者单位: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曾林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