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首发
警惕5G融合对青少年媒介素养的影响
2020年07月23日 10: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钢 房振兴 字号

内容摘要:媒介智能化应用发展已成为媒介社会深度变革的时代主题。在5G技术带来媒介深度变革背景下,青少年作为主要“网络原住民”人的自我截除:青少年媒介思辨能力的退化伴随5G高速度、低延时的技术引领媒介领域的变革与创新,实现万物皆终端、万物皆媒介的全媒体传播格局,在很大程度上拓展了青少年感知社会、认识世界的能力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媒介智能化应用发展已成为媒介社会深度变革的时代主题。在5G技术带来媒介深度变革背景下,青少年作为主要“网络原住民”,如何在媒体信息泛在化、内容生产智能化、沉浸体验极大化、媒介传播无界化等特征下,切实强化青少年媒介风险意识,极具现实意义。

  人的自我截除:青少年媒介思辨能力的退化

  伴随5G高速度、低延时的技术引领媒介领域的变革与创新,实现万物皆终端、万物皆媒介的全媒体传播格局,在很大程度上拓展了青少年感知社会、认识世界的能力,也即是“媒介即人的延伸”所彰显的时代“红利”。但不容忽视的是,传播学者麦克卢汉在强调“媒介即人的延伸”的同时,也提出了媒介对人的自我截除的可能性。

  换句话讲,5G融合在为青少年拓展感知与认识媒介社会的方式手段、扩宽媒介社会认知时空视野的同时,也可能潜在地加剧以青少年某些器官萎缩或者感官的封闭为主要表征的“人的自我截除”风险。正如现实意义中轮子是人的脚的延伸,但人的双脚却因此而逐渐丧失步行的功能。青少年每天处于信息爆炸的环境之下,身处信息裹挟中,如青少年自身不能对这种“人为媒介所截除”的现状做出及时的应对和反应,甚至不加以合理吸收和利用、反思和批判,而是一味地进行简单的复制或接受,久而久之,势必会导致青少年思考和判断能力的退化,沦为“单向度的人”。

  沉浸式体验:青少年媒介本我意识的弱化

  根据最新发布的《2019年5G云化虚拟现实白皮书》可知,5G、云、 VR正成为虚拟现实产业生态中的新兴力量。从青少年媒介使用角度看,5G融合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信息传输的高速化以及网络的低延迟性,更重要的是,5G传输技术将颠覆现有青少年媒介使用方式,带来高度沉浸化、交互式场景化、虚拟现实全景的VR社交新模式。

  5G技术融合将进一步增强更加真实或超真实的交互体验,极大提升青少年的媒介体验感。但这种沉浸背后的“内爆”问题,却也值得引起重视。在虚拟现实场景实现超真实的交互体验后,进而可能导致“身体的延伸”向“意识的延伸”的转变,这就是麦克卢汉所强调的“内爆”问题。总体而言,麦克卢汉对“内爆”持有乐观态度,但鲍德里亚却持不同的看法。鲍德里亚认为媒介在制造符号,而非向我们提供客观真实;并且,在制造所谓“真实”的过程中,还在吞噬意义、拼贴意义、制造意义。

  立足虚拟与现实的内在本质来看,这一观点是具有说服力的。毕竟,青少年虚拟现实场景“超真实”的交互体验,并非是客观的,而是由媒介构造出来的“超现实”,如不正确地看待、理性地区分客观真实与模拟真实,就极易丧失人的独立性、自我性,甚至会被媒介技术构成的虚拟真实所控制,导致青少年本我意识的弱化。

  信息茧房效应:青少年媒介信息认知窄化

  美国技术哲学家、现象学家唐·伊德在考察“人—技术—世界”的关系时曾提出,媒介技术要么扩展了身体的知觉能力,要么缩小了人类的知觉能力。5G传播技术的确在青少年媒介实践中强化和提升了知觉能力。但从现实情况来看,“信息茧房”的加剧态势与封闭化程度同媒介技术的发展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

  伴随5G技术与人工智能的深度结合,5G传播技术势必会进一步加剧“媒介信息垄断”,实现更为全面的个人用户数据追踪,用户内容的推荐也将朝着更为精准化和个性化的方向发展。此时,青少年所接受到的信息内容将被进一步垄断,变得更加难以甄别。特别是当视频轻应用化成为媒介信息传播的主流趋势下,5G传播技术在强化和提升青少年的知觉能力而形成一种“背景”的同时,更易形成一种微观世界的“图形”,进而进一步加剧青少年媒介信息认知的窄化,这将导致青少年长期沉浸在“个人日报”的满足中,失去了解不同事物的能力和接触机会。

  媒介场景:青少年媒介社交行为的异化

  伴随5G融合的发展,万物皆终端、万物皆媒介,会导致“场景”“情境”作为核心重获新生,媒介不会再以介质或载体为区隔,场景将成为5G时代区隔不同媒介的标注。

  毋庸置疑,媒介场景作为青少年在媒介环境生存的拟态空间,按照环境对人的塑造功能,媒介场景生成的拟态空间势必也会对人的思想行为产生内在的塑造作用。需强调的是,媒介场景对人的塑造结果,终归要落脚到人的社会行为实践。

  美国传播学家梅洛维茨在研究和思考媒介与行为之间关系时曾指出,原本处于不同隔离地域的人群有机会进入同一媒介场景,在接触了同一信息流之后,更容易形成趋同的价值观,采取同样的行为。立足这一理论逻辑推断,万物互联作为5G传播的重要特性,以此构建起不同的媒介拟态场景,作为现实意义上的青少年因其不同的需求在不同媒介拟态场景交替参与,在不同的媒介场景中也就极易形成趋同化的媒介价值或媒介行为。而这种趋同化的潜在风险,是否会影响或扰乱青少年媒介社交行为的异化,是值得警惕的。

  归根到底,作为青少年在惊喜并欢呼5G时代“媒介是人的延伸”时,不能不清晰认识到5G媒介融合的双面性。在享受5G融合时代带来媒介信息“红利”的同时,需注重自我媒介思想的净化、媒介行为的塑造,避免5G融合带来的潜在风险影响。

 

  (本文获“西部地区新媒体与青少年发展研究院”(2017XJPT05)项目经费资助)

  (作者单位:重庆第二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陈钢 房振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