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理论
陈力丹 李志敏:复杂信息传播中的公众心理与传媒的职责
2014年05月23日 14:16 来源:新闻爱好者 作者:陈力丹 李志敏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以博客、微博样本和访谈为观察基础,讨论了最近发生的“马航失联事件”中信息传播与接收的公众心理,论述了新媒体条件下新闻信息传播的各类心理问题。针对这些传播心理,笔者认为我国职业新闻工作者在职业敏感、人脉资源和丰富的专业知识方面,需要全面提升职业素养;同时,我国民众也要培养全民新闻素养,才可能在同类复杂的事件中减少各种负面传播心理。

关键词:马航失联;传播心理;新闻职业敏感;全民新闻素养;传播;公众心理;复杂信息;马航;传媒

作者简介:

  【摘   要】本文以博客、微博样本和访谈为观察基础,讨论了最近发生的“马航失联事件”中信息传播与接收的公众心理,论述了新媒体条件下新闻信息传播的各类心理问题。针对这些传播心理,笔者认为我国职业新闻工作者在职业敏感、人脉资源和丰富的专业知识方面,需要全面提升职业素养;同时,我国民众也要培养全民新闻素养,才可能在同类复杂的事件中减少各种负面传播心理。

  【关 键 词】马航失联;传播心理;新闻职业敏感;全民新闻素养

  手机接收终端、微博、微信等新传播形态或介质的兴起,除了发明者和制造商外,更在于公众对于它们的普遍使用,并始终伴随着看不见的心理活动,认知、情感和意志这些心理因素相互联系,推动着同时亦制约着传播的广度和深度。

  2014年3月8日发生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的波音777-200客机失联事件,引起中国公众的高度关注,事件发生至3月24日的十余天里,乘客与飞机的下落仍不能确证。伴随事件发生,各种渠道关于该事件的新闻潮水般涌来,一会儿一个新消息,再一会儿又是辟谣,纷繁复杂,公众在难以区分的混乱信息中不仅更加迷茫,而且对国内主流媒体的质疑和批评的声音也渐趋显现。方便的社交媒体,特别是微博、微信一方面扩大了人们获取信息的便捷来源,另一方面也增添了更多的信息混乱。正如网友所写:“越南一直在发现……马航一直在否认……中国救援队一直在路上……专家一直在分析……各界一直在猜测……媒体一直在辟谣……高科技一直找不到飞机……我们只能一直刷新……”与此同时,各大媒体关于此事的新闻报道也常常自相矛盾,从不同的媒体得到的说法可能完全不同,甚至在不同的时间访问同一媒体机构的网络平台,得出的结论也会不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了解公众的信息关注、传播状况,以及传播背后的心理动因显得更为重要。我们在事件发生当天(3月8日)至3月24日期间,每天随机在不同的时间段,以“马航”“马航MH370航班失联”等为关键词,排除一些重合信息,共搜集获取到转发量在200次以上的274条新浪微博(其中转发200-500次的为57条,500-1000次的为85条,1000次以上的为132条);同时,在此期间,追踪110位微信朋友圈(以笔者个人朋友圈为主)每日更新情况,共得到95条微信。本文以这些微博、微信作为研究样本,在文本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观察受众的跟帖与评论,并通过私信和聊天,跟踪和深访了微信和微博平台上的大约40位用户,探讨公众利用微博、微信传递了哪些信息,公众新的关注点和需求点、背后的传播心理动机是什么,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未来新闻形式的变化。

  一、事件初始期:追寻真相为第一动因

  (一)由关注“实时动态”到青睐“分析解读”

  对所搜集微博、微信样本根据议题进行分类,可以发现:公众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尤为关注的仍是新闻事件本身的实时动态,渴望知道“发生了什么”;伴随事件的进展极其不明朗,公众对事件相关的进一步解读及分析需求增加。

  在274条新浪微博样本中,除了“祈福”“品评媒体表现”“情感表达”“以往空难回溯”等信息之外,有105条是有关该事件的实时进展,占样本总数的38%;而在95条微信样本中,此类信息占44%。此外,公众对新闻解读、分析以及评论方面的信息需求在后期明显增加,这也是这部分内容无论在微博还是微信中,都在整体样本中占了很大分量的原因(21%和38%)。

  信息越是重要,公众就越有极大的好奇心想去知道。由于该事件发生在海外,没有任何目击者、亲历者,又涉及航空这种专业性极强的领域,我国各大报纸、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根据不确定的消息不断发表推测,网站上充斥着未被加工过的碎片化的信息,加上社交媒体上模糊或匿名的信源……所有的信息拼凑在一起,仍旧是一个谜团。在此情况下,公众迫切希望知道事件的实时进展情况以及更深层的信息解读,以此来增加对此事件更多的了解,满足对欲知而未知的信息本身的好奇心。这也是一些媒体所做的“消息汇总”和“图解新闻”得到大范围扩散的原因,例如“央视新闻V”所做的“马航客机失联第×天,最新消息汇总”“凤凰微新闻”所做的“马方新闻发布会最新要点”“北京青年报V”所做的“辟谣‘马航失联事件’”等新闻,每天的转发量和评论量都分别在几千或上万次,引起众多网友的点赞。

  (二)倾向于进一步“验证”信息

  在复杂信息的传播和多元传播渠道条件下,公众不仅倾向于在媒体或一些权威机构平台上快速找到真实有用的信息,而且更倾向于把它们作为“再传播”的佐证材料,满足他们发表观点,或“推测”“验证”等的心理需要。

  从信息来源上看,微博样本中网友转发量大的信息主要来自报纸、电视、大型门户网站等具有官方身份的微博平台,达118条(国内电视报纸56条,国内网站46条,外媒16条),占总数的43%;其次,大V也成为信息源(28%),是意见性信息的重要来源。在微信平台中,有关事件进展、解读的95条微信中,来自媒体的相关信息占70%。但进一步分析样本发现,经由媒体或权威机构、大V信源发布的信息,往往经过多次、多手转发,并且每一次转发,都有公众的“再创造”,或者发表看法,或者猜测等,倾向于进一步“验证”信息,从而在“验证”中发现更多的真相。如3月8日9点53分,也就是飞机失联后6小时,亚航CEO Tony Fernandes推论说飞机在Naning,接着便有网友通过谷歌地图在马六甲海域真的发现了一个叫Naning的小岛,因发音与中国城市南宁相同,国内媒体和网络则误传“马航失联客机迫降南宁”,随即被辟谣。3月13日,央视4频道《海峡两岸》节目中军事专家张召忠谈马航MH370失联,讲到红外遥感卫星时说,“零下700℃以上的物体”都能被观测到。节目播出后,立即有网友表示质疑:“绝对零度(absolute zero)是热力学的最低温度,仅存在于理论的下限值,等于摄氏温标零下273.15℃,不可能存在零下700℃,专家太不靠谱啦!”

  (三)社交圈的交叉互动裹挟进更多的关注者和传播者

  在对40位微博和微信用户的访谈中笔者了解到,其中有14位(35%)通过腾讯新闻、搜狐新闻、新浪新闻等客户端首先得知马航事件信息,6位(15%)通过网页新闻、电视、报纸等得知信息,而其他则是通过微信朋友圈信息分享、刷新微信或者口耳相传得知信息,先从有交往关联的人那里获知信息,进而主动地予以关注或成为新的传播者。

  在被问及“在先从其他人那里得知信息之后,你会不会主动去搜寻更多的相关信息”时,20位被访者中的18位表示“会”:“大家都在关注呀!交往碰面时大家都在聊这个!”“很好奇其他人都在关注什么!”“每天的朋友圈更新、微博更新、报纸、电视、朋友聊天……不得不关注啊,相关的信息扑面而来,由不得你,除非你屏蔽。”……周围的信息环境以及与他人交往的需要,是更多后来的人成为新传播者的动因,也是社交媒体圈一些信息迅速扩散的原因。

  可以看出,传播圈子和渠道的多元,促使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人们不仅积极通过各种渠道或平台获取新闻实时动态、深度的解读信息,而且更倾向于在不同的传播圈子内和多元信源渠道中进一步验证信息,从而辨别事件的真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项亮)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