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理论
新闻创新研究的视角与路径
2018年06月08日 09:48 来源:《新闻与写作》 作者:白红义 字号
关键词:新闻研究;新闻创新;新闻业;新闻理论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既往的新闻研究建立在对一个稳定的新闻业进行研究的基础上,当下快速变动的新闻业现实则对新闻研究的理论、视角、方法等提出了新的要求。本文以欧美新闻学界日渐兴起的新闻创新研究为例,结合西方研究与本土实践,尝试提出在中国语境下进行新闻创新研究的四个视角和三种路径,以此作为学科创新的一个初步探索。本文的目的不在于、也无法提出新闻学科的整体创新思路,而是以西方新闻研究中的一个新兴领域“新闻创新”(journalism innovation)为例,讨论在中国语境下展开新闻创新研究的意义、可以采用的研究视角和分析路径,以此展示新闻学科进行创新的可能性。三、新闻创新研究的议题前文描述了引入新闻创新这一统摄性概念对于展开新闻研究具有的价值。

关键词:新闻研究;新闻创新;新闻业;新闻理论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既往的新闻研究建立在对一个稳定的新闻业进行研究的基础上,当下快速变动的新闻业现实则对新闻研究的理论、视角、方法等提出了新的要求。本文以欧美新闻学界日渐兴起的新闻创新研究为例,结合西方研究与本土实践,尝试提出在中国语境下进行新闻创新研究的四个视角和三种路径,以此作为学科创新的一个初步探索。

  关键词:新闻研究/新闻创新/新闻业/新闻理论

  作者简介:白红义,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副研究员。

  标题注释:本文系上海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预研究项目“数字时代的新闻创新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一、新闻业转型与新闻研究

  与新闻本身的历史相比,中国的新闻学研究是相当晚期的事情。据朱至刚的研究,新闻学在清末还只是个偶尔被提及的“新名词”,尚未作为一门“学问”被接纳,重要的变化发生在民初到一战前后①。一般认为,1918年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的成立是中国新闻学研究的开端。短短几年内,这门对新闻知识进行探求的学问就勃然而兴,相继有徐宝璜的《新闻学》(1919)、邵飘萍的《实际应用新闻学》(1923)、戈公振的《中国报学史》(1927)等经典之作出版。经由日本作为中介,美国的新闻研究和教育模式也进入了中国,产生了巨大影响②。不只是中国,美国新闻研究的发展模式曾广泛地影响了很多国家,以致如今谈到新闻研究,不能不从它在美国的发展历史开始说起③。

  舒德森(Schudson)曾评价,在1970年代之前,美国的新闻研究也没有多少优质的成果,“当时很少有什么能够比得上20年代出现的如李普曼作品那样有影响力的成果。到70年代,才有些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出现④。”简要回顾一下美国新闻研究的历史就可以看出,70年代的突破并不是凭空出现的,不能忽略之前几十年的积淀。早期的美国新闻研究起源于职业教育,围绕报社和报人的新闻实践展开的报刊史研究是20世纪前的中心⑤。就在中国早期新闻学勃兴之时,美国新闻研究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1924年,《新闻学季刊》(Journalism Quarterly)的创立标志着新闻研究新时代的到来。该杂志第一期发表了威斯康星大学布莱耶(Bleyer)的文章,概述了报纸研究的主要路径。布莱耶是新闻研究转型的关键人物,他帮助开创了新闻研究的新时期:认真地对待新闻,新闻既是实践性的努力,也是研究的对象⑥。1927年,这位投身学界的前记者一手在威斯康星大学创办了新闻学院,他坚持认为职业教育不具有足够的科学性,着手建立一个具有研究导向的新闻课程,其愿望就是把新的社会科学引入新闻研究的核心⑦。20世纪30年代,他成功地在已有的政治科学和社会学博士项目里设置了新闻学的辅修⑧。几乎同一时期,社会学家帕克(Parker)在芝加哥大学开展多项对报纸和记者的研究,与他同期做类似研究的学者们开始把新闻业看作一个值得系统分析的领域⑨。施拉姆(Schramm)把1937-1956年间20年间的美国新闻研究概括为三种并行的趋势:

  一是以历史的方法对报业历史和著名编辑、发行人传记进行的研究;

  二是主要以政治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对社会中的报业展开的研究;

  三是运用心理学、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方法,把报业作为传播机构和传播过程来研究。他同时也注意到正在发生的一些转向,比如量化研究的涌现、行为科学方法的引入、对过程和结构的重视以及对世界范围内的报业和报业系统的关注⑩。这些变化趋势反映了新闻研究正处在由行业研究向科学研究、从人文科学研究向社会科学研究的转变过程中。

  20世纪50年代,新闻研究的变化集中体现在两个经典研究上:一个是怀特(White)对美国一份小型报纸的电报编辑选用电讯稿的情况进行的研究(11),另一个是布里德(Breed)对新闻室(newsroom)内控制因素的研究(12)。两人的研究虽然将眼光投向新闻室内部,但仍然被当时主导的有限效果研究范式所吸纳,并未构成强大的研究传统(13)。但他们为后续将新闻内容的生产与控制作为核心议题的新闻生产研究提供了一定借鉴,特别是参与式观察、深度访谈等方法的运用,被认为是新闻社会学的源头(14)。最具范式突破意义的变化则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一批社会学政治学背景的研究者深入到新闻室内部,对新闻制作的过程进行理论分析,形成了所谓的新闻室民族志(newsroom ethnography)的黄金时代或者是第一波浪潮,极大地改变了美国新闻研究的面貌(15)。费什曼(Fishman)概括说,传统新闻研究的核心关切是新闻的选择性(selectivity of news),而新闻生产关注的则是新闻的创造性(creation of news)(16)。这些研究者以外来者的身份为研究新闻工作带来了新的视野,扩展了怀特和布里德所激发的洞察力(17)。

  这样一个历史过程体现的是美国新闻研究向社会科学研究的演进,不再是对特定的新闻机构、人物、报道和事件的经验总结,而是在明确的问题意识指引下,运用社会科学的方法和理论对新闻业的现实进行观照。时至21世纪初,新闻研究已经成为传播学科内发展最快的一个领域:其一,《新闻学》《新闻研究》《新闻实践》和《数字新闻学》相继创刊,以此为基础汇聚了一大批自认为从事新闻研究的学者。其二,国际传播学会、国际媒介和传播研究学会等组织陆续创建了新闻学分会(18)。新闻研究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理论和文献体系,研究者之间的方法、路径和取向可能会有差异,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达成共识的,即了解和研究新闻是一项真正有意义的工作(19)。

  值得注意的是,20世纪70年代的新闻生产研究所针对的新闻媒体正处于声望和权力的黄金时代,虽然这些新闻机构身处在一个重要事件迭出的时期,但它们本身的运作却是相当稳定,长期形成的科层制组织结构、工作常规、专业文化等使机构得以高效地运转。因此,这些研究是建立在一个长期稳定的新闻业基础之上的,新闻室的变化要少于社会上的其他机构,研究者们强调的是结构的稳定性(20)。而现在,新闻业却陷入了一个剧烈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报社关闭、人员裁撤、营收下滑等无不预示着它的“动荡”。如果此时还来援引那些经典著作来解释已经发生巨变的新闻业,显然是会出现问题的(21)。处在剧烈转型中的新闻业促发了新闻研究者的更大热情,正是在新闻业持续地陷入所谓“危机”的时刻,关于它的现状与未来的讨论又一次成为数字时代新闻研究的一个核心问题。一方面,一些经典的概念、问题和方法在数字时代依然有其生命力;但另一方面,新闻研究的创新也成为研究者必须正视和考虑的问题,一些学者倡导寻找新闻研究的新地图(new geography)(22),提倡在网络化世界的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甚至是超越新闻业(beyond journalism)(23)来进行新闻研究。

  无论是新闻业界自身的境况,还是新闻学科的研究进展,中国与欧美国家之间都存在显著的差异。但是由于新闻业的现实发展而对新闻学科提出的创新要求却具有相当的共性。中国的新闻研究应该如何描述、阐释、分析甚至是预测这种种变化?现有的视角、理论、方法还能适应这纷繁复杂的新闻业现实吗?应该如何进行学科层面的创新以弥合现实与研究之间的“差距”(gap)(24)。

  本文的目的不在于、也无法提出新闻学科的整体创新思路,而是以西方新闻研究中的一个新兴领域“新闻创新”(journalism innovation)为例,讨论在中国语境下展开新闻创新研究的意义、可以采用的研究视角和分析路径,以此展示新闻学科进行创新的可能性。

作者简介

姓名:白红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