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理论
在挑战中创新 ——历史视野中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进阶
2019年12月16日 14:41 来源:《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2期 作者:张涛甫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一个语境化的理论谱系,它经由数代理论家和政治家的接续努力,完成了一次又一次与时代、实践对接的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进入中国,经由革命时代、建设时代、改革时代、新时代四个时代,每个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都在努力构建与时代相适应的理论话语体系。进入新时代,面对全面开放条件下的新传播格局,执政党赋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以新的内涵,推进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时代化、中国化和大众化,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理论体系。这个理论创新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某一个人力量和智慧所能成就的,需要执政党长期、集体的努力。

  关 键 词: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创新/时代化/中国化

  作者简介:

  张涛甫,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执行院长 ,西藏大学特聘教授。上海 200433

  基金项目: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增进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国际理解与国际传播策略研究”(项目编号:15AZD026)系列成果之一。

 

  人类是社会实践的动物,在人类社会实践中所创造的社会事实,成为人类自身认知的对象。社会科学的使命就是认知人类的社会活动,依据的材料就是人类实践活动生发的社会事实。社会学家布迪厄曾提出过“总体性社会事实”(total social facts)概念,他认为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就是“总体性社会事实”,在此基础上建立总体性社会科学。“总体性社会事实”所涉及的人类实践兼跨各种支离破碎的学科片段、经验领域和观察分析技术,涉及多个社会学科分工,这些各自独立的社会学科和知识领域从不同方位观照、考量不同领域、维度的社会事实。新闻传播学科作为社会科学中的一个分支,主要关注人类的新闻和交往活动。在社会科学群落中,新闻传播学科是一个后发的学科领域,虽说它所关注和研究的新闻现象和传播活动,早在人类成为社会性动物之日起就已开始了,但这些现象和活动包含在“总体性社会事实”中,被其他先行学科纳入其认知范畴之内。及至大众媒介的崛起,经由媒介生产、传播的社会事实大量扩张,媒介对于人类社会活动的介入日渐深广,相关的社会事实开始丰富起来,继而催动新闻学和传播学的产生发展,新闻学和传播学从“总体性社会事实”中,将关乎新闻活动和人类交往的“事实”剥离出来,进行专门化的研究,进而形成体系化的知识谱系和方法论逻辑。

  “新闻观”是关于新闻(广义)“是什么”特别是“应是什么”以及“应该如何做新闻”的根本性和系统性的看法。新闻观是新闻主体的新闻信念,是指导新闻实践根本性和总体性的思想,是建设新闻共同体的灵魂,是新闻主体进行自我维护及与他者展开论辩的观念工具。在不同的视野中,新闻观有不同的具体构成方式,但每一种新闻观的核心都是它的新闻价值观。主导当前中国新闻业的新闻观是具有本土当代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①。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具有两大功能:一是解释功能;二是批判、辩护功能。所谓解释功能,意指新闻观是为人们提供关于新闻传播问题、现象、活动的认知框架。在一个开放多元的认知语境中,存在不同认知框架的竞争,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其中的一种。面对多种新闻观的竞争,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若要胜出,需要靠其解释力和说服力说话。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以其雄辩的逻辑和过硬的理论强度为人们认知新闻传播问题和现象提供了一个极具说服力的解释框架。所谓批判、辩护功能,是指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以极具锋芒的战斗性,旗帜鲜明地为人民立言,为无产阶级辩护。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从不讳言自己的立场,它站在人民和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发声,揭示在扭曲的资本主义社会与意识形态场域中被遮蔽的力量和本质,真正为那些在政治、经济以及思想上受侮辱受奴役的“沉默的大多数”代言。

  马克思、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奠基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起源于19世纪中期,由马克思、恩格斯创建。马克思恩格斯有关新闻传播思想的论述是被嵌入在他们整体性思想体系中的,即被渗透在其哲学、政治经济学、历史等思想体系中的,这些后来被称之为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知识理论,就是布迪厄所说的“总体性社会科学”。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新闻观不是独立的体系,而是内嵌在马克思恩格斯的整体性社会理论框架中。马克思、恩格斯的新闻思想是时代的产物,也是马克思、恩格斯独特的理论发现。马克思、恩格斯新闻传播思想产生的重要背景,一是资本主义的世界性崛起。随着资本主义体系的扩张,人类社会进入“世界交往”时代,世界交往实践颠覆传统交往的时间体验和空间体验,改变了社会结构的连接方式。世界交往延伸了人类的交往半径,对外部环境的感知空间也空前拓展,人的“世界观”因世界边界的拓展出现了结构性的变化。二是大众媒介的普及。大众媒介的兴起,意味着人们对于世界感知的体验和经验不再依附于个人化的经验和感知,而是依靠媒介的中介作用,经由大众媒介建构,形成对于周遭世界的感知和价值判断,形塑社会认知网络。三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对社会价值观念的遮蔽和扭曲。资本主义体系的崛起,与之伴随的是一整套为其辩护的意识形态的出场。资产阶级走上历史舞台,需有一套意识形态系统,为其提供合法性证明。诸如自由、平等、民主之类的口号和说辞,进入社会公共领域,进而成为高频的公共语词。基于上述背景,马克思、恩格斯的强劲出场,揭开了处于权力上升期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障眼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他们指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因此,那些没有精神生产资料的人的思想,一般是隶属于这个阶级的②。马克思、恩格斯的新闻思想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平等,包括精神资料生产和分配的不平等。作为支配阶级的资产阶级,不仅是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基于对资本主义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不平等尤其是精神力量不平等的深刻洞见,揭示了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欺骗性以及工人阶级受精神奴役和蒙蔽的本质。马克思自由报刊思想、人民报刊思想、工人报刊思想即是从社会解放和精神解放的高度,为人民立言,为万世开太平。马克思从源头上确立了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的人民性基调。

  列宁:推动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苏俄化

  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工人阶级政党,在俄国发动了一场刷新人类历史记录的红色革命,开启了人类历史新纪元。马克思、恩格斯新闻思想从欧洲出发,波及到资本主义刚刚启程的俄国。列宁利用报刊建党,凭借报刊的宣传功能将革命党组织凝聚起来,完成了一场开天辟地的政治革命。源自欧洲的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经由列宁的创造性转化,成为指导俄国革命的思想武器。在政治意识和革命力量甚为薄弱的俄国,列宁发现,要在全球资本主义发展的薄弱环节提前发动一场社会主义革命,没有革命的报纸,决不可能广泛地组织整个工人运动。要把组织有效凝聚起来,思想统一是必要的条件。事实上,早期工人运动和党组织活动存在严重的“小组习气”以及小集团、宗派习气,当时党报的工作方式是“手工业方式”。为此,列宁提出要办“全俄机关报”。办“全俄机关报”,要求党报要坚持自己的立场,须有党性,不能把党报办成一个形形色色观点简单堆砌的场所。确定党的观点和反党观点的界限是:党纲、党章和党的策略决议。列宁指出,对于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写作事业不能是个人或集团的赚钱工具,而且根本不能是与无产阶级整个事业无关的个人事业。无党性的写作滚开!超人的写作滚开!写作事业应当成为无产阶级整个事业的一部分,成为由整个工人阶级的整个觉悟的先锋队所开动的一部巨大社会民主主义机器的“齿轮和螺丝钉。”写作事业应当成为社会民主党有组织的、有计划的、统一的党的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在革命活动中,党报的角色是集体的宣传者、鼓动者和组织者。在革命活动中,列宁强调党报的党性担当,但并不意味着党报一味追求整齐划一、强调组织上的步调一致;以牺牲言论自由和个人权利为代价,追求表面上的“一律”。列宁指出,绝不否认现存的分歧,绝不掩饰或抹杀这些分歧;公开的斗争可以一百倍促成牢固的统一。提倡机关报上“同志式的论战”。针对个人的言论自由和党的组织性之间的关系,列宁作了清晰的界定:为了言论自由,我应该给你权利让你随心所欲地叫喊、扯谎和写作。但是,为了结社的自由,你必须给我权利同那些说这说那的人结成联盟或分手。党是自愿的联盟,假如不清洗那些宣传反党观点的党员,党组织就不可避免地会瓦解,首先是思想上的瓦解,然后是物质上的瓦解。因此,列宁批评那些在党的组织内部呼吁“自由”、反对组织“束缚”的那些人。党的组织在他们那里是可怕的工厂;部分服从整体或者少数服从多数在他们看来是农奴制,他们一听在中央领导下进行分工,就发出可悲又可笑的号叫,反对人们变成小齿轮和小螺丝钉。在那些过惯了穿着宽大睡衣、趿拉着拖鞋的奥勃洛摩夫式的家庭式小组生活的人们看来,正式章程是太狭隘、太累赘、太低级、太官僚主义化、太农奴制度化了,太约束思想斗争的自由过程了。列宁指出,言论自由是一回事,而党的组织纪律性是另外一回事。尤其在革命斗争最为激烈的时期,列宁强调党报的党性原则,强调党报的政治鼓动和宣传功能,强调党报在无产阶级夺权斗争中的战斗性,无疑是具有历史合理性的。

  及至十月革命之后,红色苏维埃政权建立,无产阶级走上历史舞台。苏共领导的苏维埃政权面临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重任。这一时期,党报面临新的宣传使命:一是为新国家、新政权讴歌,为苏联社会主义建设鼓与呼。为此,党报探索宣传苏联经济建设的方法和模式。二是为社会主义国家提供新的思想和价值框架。在社会主义政权根基未稳的情势下,苏联面临着国外以及国内敌对力量的颠覆和诋毁,为此,需要有强有力的意识形态框架为其辩护。苏联党报体制借助国家政权的护佑,发展成为一整套新闻宣传制度和意识形态体系。但是,后来的斯大林体制,将由列宁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引向了极端。

作者简介

姓名:张涛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