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摄影
快门就是一念之间
2014年08月17日 13:5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严明 字号

内容摘要:去年在微博上见到史航老师转过一个帖子,内容是这样的:僧衹律》中说:1刹那者为1念, 20念为1瞬, 20瞬为1弹指, 20弹指为1罗预, 20罗预为1须臾,一日一夜有30须臾。

关键词:快门;弹指;摄影师;师范大学;大把

作者简介:

《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严明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去年在微博上见到史航老师转过一个帖子,内容是这样的:

  《僧衹律》中说:1刹那者为1念,20念为1瞬,20瞬为1弹指,20弹指为1罗预,20罗预为1须臾,一日一夜有30须臾。换算结果:须臾=48分钟,弹指=7.2秒,瞬间=0.36秒,刹那=1念=0.018秒。

  惊叹!我不知道这算是知识帖,还是冲击脑仁的哲学帖。我在转发的时候写的是“时间的姓名”。随后见史航老师又转,说:“严兄,你按快门,就是在一念之间啊!”

  是的,就是一念之间。摄影师看惯了相机上的快门速度标示,甚至熟悉多少分之一秒的快门声音,却不知在古代,就有如此精细的时间进制划分。很感叹古人的心思,各种短而又短的时间被赋予了优雅又令人敬畏的名字。这些看似被抻长了的时间的姓名,在实际生活中看上去几乎没有什么用,只是让人读来陡然有了紧迫心。这些被精细划分了的时间,想必只有过得极紧、动作极快者才用得上,才能在它们经过身边时迅速叫出名字,它才能为你一回眸。没错,摄影师就是在这么做。

  一次快门的释放,绝大多数都在1秒以内完成,比如是几十分之一秒,或者是几百分之一秒。为了形成这1秒之内的发生,需要更长的时间准备、酝酿,这种准备和酝酿往往要一大段的时间。长期独立思考的点滴,汇聚起来,形成积思顿示、灵光一现的瞬间,恰如时间的河流中突然跃起的晶莹水滴,只是发生在一念之间。

  在做摄影记者的时候,与几位同行讨论:一年中除了干单位的活之外,有没有15天可以以自由创作的形式拍照片?我们仔细算了算,没有。如果这样的话,和另一个自由地持续拍一年的人去比较,结果会怎样?上班的人即使三年才能拍45天,也去忙着参加各种展览,实际的效果和质量可想而知。不管评论家们怎样剖析摄影的风格、门类,可是面对当下中国摄影,我一直有这样的观点:摄影师分两种——能持续拍摄的和不能持续拍摄的;照片也分两种——好的照片和不够好的照片。没办法,是现实让我们现实,是具体让我们具体。这其实已是一个关于状态、水平方面的最低配置。技术层面讲,时间问题不只是速度问题,还是效率问题。对于摄影,“心动而身不动”的人很多,他们反复分析、咨询,每天都花很多时间在想何去何从,非得闹清楚了才肯行动,犹疑在将一切放缓;“身动而心不动”的也不在少数,艺术的闪念怎么也不出现。摄影只能做个业余爱好,相机只是个健身器材。

  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一切都需要时间去完成。

  泰戈尔说:“蝴蝶计算的,不是月份,而是刹那,蝴蝶拥有足够的时间。”要是按小单位算,人生好像显得很丰盛:有暴多刹那,狂多瞬间,极多弹指,挺多须臾……古人的这种划分是不是在制造一种安慰呢?可生活中没法用这么微小的单位去计量时光,就像挖耳勺不能当汤勺用,牙签也不能当筷子使。大把大把的有姓名的时间被打包花掉,无可怜惜。直至最后发现被打包的它们其实是个轻飘飘的整体,它的名字叫——一辈子。

  除了这一生,我们又没有别的时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