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摄影
瘟疫与愤怒—— 第99届普利策新闻摄影奖参评标准及影响
2015年05月28日 16:15 来源:《新闻记者》2015第5期 作者:郭建良 字号

内容摘要:当地时间2015年4月20日,代表美国新闻界最高荣誉的普利策新闻奖获奖名单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公布。该报重视文化、艺术方面的报道,所以愿意拿出整版篇幅报道普利策摄影奖。

关键词:普利策;新闻摄影;影响;博拉;弗格森

作者简介:

  当地时间2015年4月20日,代表美国新闻界最高荣誉的普利策新闻奖获奖名单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公布。两个摄影奖名花有主:《纽约时报》的丹尼·波拉克(DanielBerehulak)凭借一组“埃博拉疫情”荣获专题新闻摄影奖,《圣路易斯邮报》(St.LouisPost-Dispatch)的大卫·卡森(David Carson)拍摄的“弗格森骚乱”组照荣获突发新闻摄影奖。

  普利策新闻摄影奖与“荷赛”有很大不同

  今年第99届普利策新闻摄影奖获奖作品,无论是“埃博拉疫情”还是“弗格森骚乱”都是让人看了心情沉重的题材,但它们的确吸引眼球。

  2015年4月22日,普利策奖揭晓的第三天,西班牙马德里的《阿贝赛报》(ABC),在其第12版用一个整版的篇幅报道两项摄影奖的获奖情况。

  普利策新闻摄影奖与“荷赛”有很大不同。“荷赛”对各个奖项参赛照片的数量有十分明确的要求,单幅照片与单幅照片比,组照与组照比,以前组照最多不超过12张,今年修改为不能超过10张。今年“荷赛”增设了“长期项目类”——就是你可以围绕着一个主题一拍就是一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但提交的照片最多不能超过30张。普利策奖对单幅还是组照没有规定,对组照张数也没有明确限制,就像对参赛的文字作品没有字数上的限制一样,你可以尽情地拍。今年这两件获奖作品都是组照,而且图片数量比较大。

  《阿贝赛报》编辑从两件组照中各选了一张发在这个专版上。

  “埃博拉疫情”选了2014年9月5日拍摄于利比里亚蒙罗维亚的照片,画面上两个“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正扯着疑似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8岁男孩詹姆斯·多博(James Dorbor),紧急送往埃博拉医疗中心。其中后面那位医护人员还边走边用喷雾器喷雾消毒。没有担架,没有病床,缺医少药,医护人员就这样运送患者,孩子直挺挺的身躯和无助的神情让人心痛。图片说明最后加了一句背景材料“他在外面躺了6个多小时才被收治”,更让人唏嘘不已(图1)。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