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业务
跨屏互动与融合对媒体人的要求
2017年03月16日 10:04 来源:《今传媒》 作者:褚博睿 字号

内容摘要:当代中国已经进入了“微时代”“移动互联时代”“信息网络化时代”“自媒体时代”“新媒体时代”。多年来,我们面临史无前例的网络治理难题以及认识不到位、应对相对乏力的危局,致使当代中国主流意识形态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的确很不稳固,甚至在某些领域或某种程度上存在旁落的危险。为了加强新媒体时代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破除并拒斥关于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五个认识误区,即“网络价值中立论”、“网络自由论”以及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伪命题论”、“附属论”、“唯技术论”。在此基础上,提出推进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实现“突围”的基本进路,即从理念重构、制度建设、机制构建等三方面切入,从而切实提升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功能,推进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步入新的境界。

关键词:新媒体时代;意识形态建设;认识误区;实践进路

作者简介:

  【摘要】当代中国已经进入了“微时代”“移动互联时代”“信息网络化时代”“自媒体时代”“新媒体时代”。多年来,我们面临史无前例的网络治理难题以及认识不到位、应对相对乏力的危局,致使当代中国主流意识形态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的确很不稳固,甚至在某些领域或某种程度上存在旁落的危险。为了加强新媒体时代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破除并拒斥关于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五个认识误区,即“网络价值中立论”、“网络自由论”以及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伪命题论”、“附属论”、“唯技术论”。在此基础上,提出推进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实现“突围”的基本进路,即从理念重构、制度建设、机制构建等三方面切入,从而切实提升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功能,推进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步入新的境界。

  【关键词】新媒体时代 意识形态建设 认识误区 实践进路

 

  当今时代已然步入“人人拥有麦克风”“人人皆为记者”的具有交互性、自主性的自媒体时代、新媒体时代,由此,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成为行使其提升我国意识形态功能、加强意识形态建设的突出重点,同时也是我党意识形态工作的“重中之重”,关乎国家安全、政权稳定和社会和谐。习近平指出:“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1]这句话,足以表明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之于中共执政、之于国家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当前加强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清醒地认识到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面临的危局,破除并拒斥对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误读,并提出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破局突围的基本进路。

  一、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遭遇空前的挑战

  作为一种先进的传播技术,互联网具有虚拟性、交互性、无中心性、开放性、超容量等特征,在促进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建设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扩大和促进了地区间、国际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增强意识形态的辐射力和影响力,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创新提供了物质技术条件等。同时,在自媒体时代,网络发展对我国意识形态建设的空前挑战和强烈冲击,已然成为我们意识形态建设的新课题。习近平指出:“根据形势发展需要,我看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的,人在哪儿重点就应该在哪儿。” [2] 加强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核心问题,是谋求网络领域的意识形态工作的“三权”(即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从而彰显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的影响力和魅力。试想,如果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防御能力不迅速大幅提高,意识形态建设的预定目标势必难以完成,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势必将会受到威胁。概言之,近年来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中主要面临三大问题。

  其一,从建设的基本态势看,尽管党和国家一贯重视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和意识形态建设,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网络意识形态较量总体呈现“西强我弱”、“西攻我守”的基本态势。网络平台上中西方意识形态的斗争和冲突具有隐蔽化、复杂化的特点,主流意识形态遭到挤压,形成了网络意识形态和信息的“世界大战”。有研究认为,导致“敌强我弱”这种态势的原因有网络技术规则设定和信息规则的设定这两方面。这种观点的理由是:(1)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制定互联网借以运行的一系列根本性技术规则。支持互联网的根服务器共计13台根服务器中,美国拥有10台,瑞典、荷兰和日本各拥有1台。突发事件一旦爆发,中国将很可能被排除在国际主干网之外;(2)互联网作为全球共享平台,信息自由流动是其重要的核心点。可是,互联网信息,各国政府不能人为地设置障碍,来阻碍信息的自由流通。由于存在流动规则的潜性政治要求,人为设障以阻滞信息自由流通者不在少数。而美国正是凭借占据全球1/4的IP资源的技术优势,使其成为互联网信息的全球主要来源,同时这种强势的“单向输出”使其获得信息传播的道义和政治上的优势。同时,英语作为网络“普通话”,客观上使得西方发达国家掌控着话语主导权,占据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上的优势。[3]与此同时,互联网已经成为西方思想渗透的“重灾区”。比如,不良网站藏污纳垢,散播政治谣言,影响甚大。多达1000多个的“法轮功”分子的网站,200 多个藏独、疆独等民族分裂组织的网站甚为猖獗。由此可见,网上的意识形态斗争将是一场持久战,拉锯战,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难一蹴而就,大获全胜。不仅如此,实际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期以及全球化交往中的意识形态对我们的渗透,是上述“西强我弱”态势非技术性的宏观原因。这就解释了尽管我们在非网络空间使用了汉语,并且是主流意识形态支配性的教育,仍然收效不甚理想的原因。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