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综合研究
一流学科建设的制度研究 ——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和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学科制度变革为例
2018年06月08日 10:21 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作者:严三九 南瑞琴 字号

内容摘要:通过对美国新闻传播体系中声名卓著的两所新闻学院的学科制度变迁的梳理,发现这两所一流新闻学院的新闻传播学科制度具有以下共性特征:“外部评价”(如基金会捐赠)对新闻传播学科方向的划分和设置有着重大影响。坚持使用“共同治理”进行学科管理,上述种种特征共同构成了新闻学院的学科建设制度,为我国一流的新闻传播学科制度建设提供了借鉴。他认为学科制度是大学学科组织中规训学科新人,控制学者学术职业样式的规范,主要包括学科划分与设置制度、课程标准、学科研究规范、学科评价标准、学科奖惩制度等。集上述两者定义之所长,我们认为新闻传播学科的学科制度是新闻学院秉承新闻职业伦理体系的学术群体在规训新闻传播新人、控制新闻传播学者学术职业样式的规范,主要包括学科方向划分、人才培养模式和学科管理制度等三个方面。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健全的学科制度是发达国家成就一流学科的关键因素所在。通过对美国新闻传播体系中声名卓著的两所新闻学院的学科制度变迁的梳理,发现这两所一流新闻学院的新闻传播学科制度具有以下共性特征:“外部评价”(如基金会捐赠)对新闻传播学科方向的划分和设置有着重大影响;依托“课程项目增减”就可以完成专业课程体系的调整;用“小班授课,顶点应用”的模式组织教学;坚持使用“共同治理”进行学科管理,上述种种特征共同构成了新闻学院的学科建设制度,为我国一流的新闻传播学科制度建设提供了借鉴。

  关键词:一流学科/制度研究/新闻传播

  作者简介:严三九,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南瑞琴,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加快推进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研究”(14ZDA049)。

  

  21世纪信息社会的到来给新闻传播的学科建设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媒介技术尤其是社交媒体的发展通过改变社会个体生存的习惯,继而改变了传统新闻媒体与其用户之间的契约规则。换言之,作为新闻行业种种制度开始发生演变,围绕新闻实践而建立的学科制度遭遇到了存在是否合理的叩问。当不确定性发生的时候,各大高校的新闻传播学院试图通过改革与创新种种制度来适应当前的数字化环境,以维系新闻传播学科的发展。

  2015年8月,《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通过,标志着国家和政府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这样一种积极涉世的姿态。这种姿态无疑为新闻传播学科制度的变革指明了方向。陈世银(2016,p.80)以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泰晤士高等教育、上海交通大学、Quacquarelli Symonds等机构推出的国际学科排名指标体系为研究基础,分析并指出一流学科建设要同时重视非客观性指标(如学科声誉)和客观性指标(如科研论文),其中论文质量更是重中之重。周光礼,武建鑫(2016,p.65)则在探讨学科内在合法性和外在合法性的基础上,提出世界一流学科的四个标准:一流的学术队伍、一流的科研成果、一流的学生质量和一流的学术声誉。中国的新闻传播学科要成为一流学科,当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或许可以通过对世界顶尖级的两所新闻学院的学科制度变迁进行观照,看看能否为我国新闻传播学科建设提供借鉴。

  我国最早提出学科制度这一概念的是北大社会学学者方文,他在《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6期发表了“社会心理学的演化:一种学科制度的视角”,从学科制度的角度分析了社会心理学的学科发展历程。他认为学科制度是一种知识生产和知识创新中的制度体系,既包括学科理念层面,也包括操作细则层面。这个定义被接受得最为广泛,常见于学科划分之时。中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庞青山研究员和曾山金(2004,p.16)认为除此之外,学界尚存有四种不同的学科制度的含义,普遍存在定义内容过于宽泛,学科体制建设混同于学科制度,学科的制度化过程被等同于制度等问题。他认为学科制度是大学学科组织中规训学科新人,控制学者学术职业样式的规范,主要包括学科划分与设置制度、课程标准、学科研究规范、学科评价标准、学科奖惩制度等。结合新闻传播的学科特色来讲,方文先生的这一定义可能更为贴切:秉承确定的职业伦理体系的知识行动者,在特定学科的知识生产和创新过程中所建构的制度体系。

  集上述两者定义之所长,我们认为新闻传播学科的学科制度是新闻学院秉承新闻职业伦理体系的学术群体在规训新闻传播新人、控制新闻传播学者学术职业样式的规范,主要包括学科方向划分、人才培养模式和学科管理制度等三个方面。下面我们将以此为理论框架来观照美国新闻传播学科制度的变迁。

  一、“外部评价”推动下的学科方向划分

  说到美国的新闻传播教育,有两所学院我们不能不提:一个是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创办于1908年,是世界上第一所新闻学院。其中“密苏里模式”在中国尤其享有盛名;至今仍然是全球最好的新闻传播学院之一。另一个是普利策于1912年创办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它是普利策新闻奖的依托单位。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是一所只有研究生教育而不设本科教育的研究生院,也是当年第一个提供新闻硕士学位的常春藤学校。

  通过对上述两所新闻学院学科制度变迁历史的梳理,我们发现美国的新闻传播学科方向改革的主要动力来自于“外部”。如“新闻与大众传播教育认证委员会”(Accreditation Council on Education in Journalism and Mass Communication,ACEJMC),ACEJMC的成员组织包括全美规模最大、水平最高、最多样化的一批新闻传播教育协会和业界协会。该委员会的标准成了美国新闻教育的导向,大多数新闻学院为了迎合ACEJMC的评价,按照其评估标准,建立各自不同的机构或课程,师资队伍也会发生结构性变化。还有密切关注新闻业未来的各种基金会:奈特、麦考米克、新闻伦理和卓越基金会、思科利普斯基金会、布内特家庭基金会、维恩科特基金会,等等。不过具体到本文关注的这两所一流的新闻学院,后者的影响反而更大一些。

  对于美国新闻传播教育而言,来自“基金会”的压力从来都是新闻传播学科方向改革发生变化最重要的动力和压力。各大新闻学院的前沿方向“项目”都是基于各种基金会的赞助或公司赞助。其中最有名的是卡耐基—奈特基金会(Carnegie-Knight),它资助了很多美国大学的新闻学院建立各种新闻实验室和开展各种新闻技能培训。

  2002年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汤姆·古尔德斯特恩辞去了院长职务。在确定新院长人选的过程中,哥伦比亚大学新校长、原密歇根大学校长柏林格却中止了新闻学院新院长任命委员会的工作,原因在于“办成什么样的新闻学院问题未达成共识”,并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来寻求“共识”,由此引发了席卷美国新闻教育界和实务界“当今世界需要什么样的新闻学院”的大讨论。问题引起了美国卡耐基基金会的重视。2004年,卡耐基基金会主席邀请麦肯锡咨询公司对新闻业的领导者们(包括出版商、总裁、主席、编辑、节目主持人、高级通讯员、出品人等)进行访谈,询问他们对新闻教育现状的看法以及新闻学院怎样提升新闻业的标准和地位。用基金会主席范登·格里高利先生(Vantan Gregorian,2008)的话说,这样做是“为美国著名新闻院校的院长设置课程设下基准,最终能营造一个自由独立的新闻媒介,确保民众知情、民主昌盛。”(Carnegie Corporation of New York,2008)

  2004年的《麦肯锡报告》,又名《改善未来记者的教育》显示:虽然当代记者的技能要求已经发生了结构性改变,但新闻行业的重要性仍在持续增长,应对商业或其他利益支配的一个方法是让新闻业具有更坚定的标准和价值观,大学应该在这过程中起到关键性作用,担负起更大的责任。2005年5月,在范登·格里高利(Vantan Gregorian)的倡议下,美国卡耐基基金会与美国奈特基金会建立合作关系,并联合美国四所著名的新闻院校,共同启动了《卡耐基一奈特未来新闻教育计划》,同时提出美国新闻教育应对时代的挑战需要进行改革和调整的策略之一就是“专家型记者”。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很快就提出了“培养专家型记者”的人才培养目标。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鲍林格认为,目前新闻教育的病症是对形式和技巧关注太多而付出深度和内容的代价。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创立了为期一年的文学硕士学位(MA),第一届学生分为商业和经济新闻、科学和医学新闻、艺术和文化新闻、政治和国际事务新闻四个不同的专业方向。“文学硕士”(MA)项目强调培养记者的专业解读能力,目标是培养“专家型记者”。

  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在这个计划的第一阶段就加入到了《未来新闻教育计划》,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和艺术与科学院联办,创办了一个“艺术精修项目”,计划打破学科划分的界限,为新闻学专业学生提供《音乐传统与风格鉴赏》、《戏剧批评概论》、《艺术:语境与文化》等课程,从而打造一种跨学科的桥梁。学生们接触到很多音乐风格,并按要求报道他们所出席的音乐表演。这能培养描述不同音乐类型和表演本质的能力。朱迪思·玛博瑞副教授说:“课程的目标是为未来从事艺术报道的记者打下音乐与乐评方面的基础。……将来学生没能成为音乐、艺术或戏剧评论家,他们也会从中受益,我们从艺术中感知到的人性与人的处境,经常在看起来不相关的领域,以某种方式得到印证”(Katherine Kostiuk,2006)。

  2012年8月3日,美国关注新闻业未来的六大基金会,包括奈特、麦考米克、新闻伦理和卓越基金会、思科利普斯基金会、布内特家庭基金会、维恩科特基金会,公开发布了一封“致全美大学校长的公开信”,直言敦促美国大学校长们破除障碍,切实加强和加速各自学校新闻传播学院的教学改革,要求这些学院“再造”自己,强力建议采取所谓“医院式教学模式”,教授学生更好的专业知识、数字技能和协作报道能力。作为惩罚,那些无法做出有效改革的学校将无法获得以上六个基金会的捐助。

  2013年,著名的职业新闻工作者培训机构“波恩特媒介研究院”(Poynter Institute for Media Studies)就“新闻学学位的重要性”对美国1800名新闻相关行业人士(900名新闻教育工作者和900名新闻工作者)做了一个调查。调查显示:新闻教育者认为新闻学学位“非常重要”,人数达到96%;而新闻从业者则认为新闻学学位“非常重要”的仅为57%,两个群体的认知差异高达39%(“Poynter Institute for Media Studies”,2013)换而言之,在认知层面,新闻从业者认为新闻学位的重要性已经严重贬值。这种背景下,即便是这两所具有悠久历史和知名度的新闻学院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改革压力。为了解决外部的不确定性和压力,两所新闻学院都试图通过变革来维护自己存在的合法性和应对压力。

  历史上只进行过一次改革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开始反思并着手改革:2011年秋季推出了新闻和计算机硕士双学位项目。2013年秋季,新闻学院彻底取消MS项目一直采用的基于媒介(报纸、杂志、广播、新媒体)的课程和教学组织方式,以体现新闻行业多媒体融合的趋势,使得《新闻报道与写作课程》面临全面调整,这是一次改革程度非常激烈的调整。早在上世纪60年代,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就将《新闻报道与写作》(Reporting and Writing 1,RW1)作为MS项目的永久核心课程(cornerstone),数字技能被明显突出。例如他们这样宣传:“我们的课程有用:包括报道技能、新闻伦理、数据处理和呈现、计算机科学、创新技术。如果你愿意,仍然可以选择你想要的方向:广播新闻、数据新闻、国际新闻、调查新闻、杂志新闻。”学院要求在所有课程体现“移动优先”的理念,2014年秋季,学院又增添了“社交媒体”“移动媒体”等课程。2014年3月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正式宣布了The Lede Program,这是一个只提供学历认证而不提供学位的项目。2016年鼓励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学生们了解和掌握编码。

  同样,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也非常依赖私人基金和慈善捐助。如2008年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利用3100万美金的捐赠成立了“雷诺兹新闻研究院”,以便专门研究大数据时代新闻的采访、编辑、重新整合与传播所涉及的新技术和新模式。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学科方向设置紧跟技术发展潮流,通过不同方向项目的设置来提供一种全面技能的菜单以培养新型的新闻人才。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早在2005年秋季就开始为本科生和研究生正式开设“媒介融合”专业方向,并将过去的“报纸媒体”专业改为“报纸与数字媒体”;这是学院在五十多年里首次增设新专业,目的是为了适应新兴媒体的发展趋势和新闻传播业界对未来新闻人才的需求,同时也是为打破多年来形成的各专业之间明确的界限。同时,媒介融合专业的学生还需要接受四个层面的培训:一是有关多媒体报道所需各种技术装备方面的培训;二是与新闻编辑文化有关的培训,需要学生到各种媒介的新闻编辑部里去实践;三是有关多媒体编辑和媒体管理方面的培训;四是类似毕业设计的课程,要求学生以团队的形式,按照顾客(或媒体和技术公司)的需求设计和执行科研项目,并完成其需要的产品。

作者简介

姓名:严三九 南瑞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