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综合研究
“人工智能+媒体”蕴含的风险及对策
2018年10月08日 15:11 来源:《新闻战线》 作者:董向慧 吴阿娟 陈杰 字号

内容摘要:“人工智能+媒体”成为新媒体异军突起的重要手段,也成为传统媒体升级转型的驱动力。在充分肯定人工智能为媒体发展注入活力的同时人工智能 新媒体 风险 对策伴随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人工智能已经从科幻想象日益成为现实。尤其是在媒体领域,人工智能技术与新媒体“比肩齐飞”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工智能+媒体”成为新媒体异军突起的重要手段,也成为传统媒体升级转型的驱动力。在充分肯定人工智能为媒体发展注入活力的同时,还应该看到, “人工智能+媒体”蕴含着诸多风险因素。对此,需要加强网络舆情的研判、预警,准确把握社会思想动态、人心走向,建构网上网下同心圆,不断巩固主流意识形态的领导权。

  人工智能 新媒体 风险 对策

 

  伴随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人工智能已经从科幻想象日益成为现实。尤其是在媒体领域,人工智能技术与新媒体“比肩齐飞”,为媒体形态变革与流程再造创造了新的机会与想象空间。从国内外媒体行业发展来看,“人工智能+媒体”既成为新媒体异军突起的重要手段,也成为传统媒体升级转型的驱动力。一时之间,机器人写稿、算法推荐、个性化定制内容、中央厨房等“人工智能+媒体”的落地成为新闻传播业界热议的话题。

  在充分肯定人工智能为媒体发展注入活力的同时,还应该看到,“人工智能+媒体”蕴含着诸多风险因素。近日,美国最大社交网站脸谱网(Facebook)出现数据泄密事件,媒体揭露一家服务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剑桥分析”数据公司获取了脸谱网五千万用户的数据,并进行违规滥用。脸谱网数据泄密、滥用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人工智能+媒体”蕴含的风险。同时,“人工智能+媒体”还存在着多个维度的不安全因素,值得我们研究和关注。

  风险:异化与退化

  群体极化

  众多科技公司、社交媒体将人工智能算法推荐奉为圭臬。算法推荐基于用户的个人爱好、浏览习惯、兴趣社群,形成“千人千面”的个性化阅读方式,但也存在“信息茧房”效应。“信息茧房”助长了群体极化的风险。其一,在个体用户维度,聚合类新闻客户端采用机器算法,基于个人浏览记录推送符合其兴趣爱好的信息,这使得用户在个体心理上不断强化“自我预言实现”效应,使得本来持有的观点、偏见不断得到强化,甚至达到难以改变的程度;其二,在群体用户维度上,社交媒体基于算法,不断推荐具有相似兴趣、爱好、社群的用户互相关注,使得具有相同志趣、持相似观点的人群不断圈层化、社群化,从而使得某一群体产生出远超个体的偏激思想、言论。“信息茧房”使得用户在个体、群体维度的观点、偏见反复强化、相互反馈,极大提升了群体极化的风险与可能性。

  数据“异化”

  “人工智能+媒体”的成长、发展依赖于用户提供的数据“供养”。但是,在用户数据成就“人工智能+媒体”的同时,也产生了数据“异化”风险,即掌握用户数据的企业、个体滥用、泄露数据,使得用户成为数据的“仆人”。类似的例子屡见不鲜,如上文提到的“剑桥分析”数据公司滥用脸谱网数据影响、操控消费者心理。再如,一些互联网公司采用大数据技术“杀熟”,众多电商平台运用大数据针对用户“售假”。伴随“人工智能+媒体”对日常生活的深度渗透,个人的地理位置信息、消费记录、通话记录、浏览记录等数据大量生产。与此同时,人工智能的边界——用户隐私与商业利益的平衡仍处于模糊地带。这些因素都加大了“人工智能+媒体”的数据“异化”风险和破坏性。

  内容生产萎缩

  首先,“人工智能+媒体”并不生产内容,只是内容的“搬运工”,一直以来面临着版权问题的考验和质疑。“人工智能+媒体”通过“内容搬运”发展壮大,对于深耕内容生产的传统媒体产生负面影响;其次,“人工智能+媒体”追求流量至上,为满足用户信息渴求,鼓励自媒体生产内容,产生了大量“标题党”现象,导致内容良莠不齐,优质内容匮乏;再次,为吸取流量,通过低俗、恶俗的内容攫取灰色流量,在迅速壮大的同时发挥错误导向作用;最后,“人工智能+媒体”将内容的分发交给机器人决定,面临着把关人缺失的问题,在内容的导向、内容的真伪性等方面存在着诸多“真空”。总而言之,“人工智能+媒体”过度、无序发展,将使得内容生产出现“逆淘汰”现象,对于整个新闻传媒业的发展具有不可逆的负面作用。

  公共领域退化

  “人工智能+媒体”在议程设置和“娱乐至死”两个方面消解着公共领域。在议程设置方面,“人工智能+媒体”通过个体化的浏览记录取代了传统媒体的议程设置功能。虽然传统媒体的议程设置功能正在由报纸、电视等向微博、微信等新媒体领域转移,但议程设置的主题、内容依然是公共领域的焦点,依然能推动社会共识的形成和知识的生产。而“人工智能+媒体”通过用户个体的浏览记录、阅读喜好进行信息分发,则改变了议程设置的主体和路径,使得用户的兴趣和关注点日益细微、个性化,日益远离公共领域和公共话题。在“娱乐至死”方面,以快手、抖音、火山为代表的娱乐类APP,通过人工智能算法推送获得了迅猛发展,攫取了巨大的流量红利。但是,上述娱乐类APP通过传播娱乐化信息,在某种程度上将人们的感官刺激凌驾于思考与反思之上,正如尼尔·波兹曼提出的“娱乐至死”,即“人类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最终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娱乐类“人工智能+媒体”使得用户的信息获取个性化、感官化、娱乐化、肤浅化,正在转移着公共领域的注意力资源,消解着公共领域的社会基础。

  网络主权风险

  媒体天然就具有意识形态功能,“人工智能+媒体”更是放大了媒体的意识形态属性和风险。脸谱网数据泄密已经为“人工智能+媒体”在网络主权上的风险敲响了警钟。当下,网络暴恐、网络宗教极端主义、网络意识形态侵袭等风险因素依然存在,一旦上述风险因素与“人工智能+媒体”重叠、交叉,对于国家的网络主权将构成极大威胁。

作者简介

姓名:董向慧 吴阿娟 陈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